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犁客

在華文創作領域裡,葉桑是位傳奇人物。

在林佛兒創辦的《推理》雜誌裡,葉桑發表過超過三十篇作品,1987年「林佛兒推理小說獎」第一次舉辦,得獎作品中也有葉桑的創作。不只推理,青春校園、愛情、奇幻⋯⋯葉桑幾乎不曾限制自己的創作類型,多以短篇為主,光是1985年到1995年間,就出版了十三本短篇集。

在現實生活中,葉桑多年來一直在製藥相關產業服務。

這樣的創作者,在受邀主講「推理跑讀」第九場講座時,選的題目是「不只是借『毒』殺人,漫談毒殺事件的美麗與哀愁」,不但讓人覺得理所當然,而且也讓人覺得,國內大約找不到更合適的人來談推理小說裡的「毒」了。

毒殺特色

「感謝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各大學推理社團以及讀墨的邀請,很榮幸來講這個題目,也謝謝今天參與的朋友。」雖是創作領域中的傳奇人物,葉桑的開場卻比絕大多數創作者都客氣,「不管是推理、武俠、間諜、宮庭等等各種小說,情節涉及犯罪時,『毒殺』就是作者考慮的手段之一,而且毒不像手槍或刀那樣是個單純的凶器,『毒殺』是一個過程,單是這個過程就可以構成一個短篇故事,中、長篇則能應用它來連結起承轉合。」

從毒物的選擇,到用毒的手法,都能讓讀者持續享有「受騙的樂趣」,不過,「寫這類情節要小心,因為涉及專業知識,所以不是每個作者都掌握得很好。」葉桑指出,「柯南.道爾和阿嘉莎.克莉絲蒂都有醫學、藥學背景,所以就算是他們在小說裡創造出虛構的毒物,也都還是能夠說服專家。」

換個角度講,葉桑也認為沒有專業背景的作者毋需妄自匪薄。「很多作品從我的專業來看,講劑量或毒發時間時都還是能挑出毛病,不過小說不是說明書或教科書,是想像的發揮;」葉桑說,「而且現在資料很好找,不像從前寫時候得動用到手邊的專業資料,所以處理得當,還是可以寫出不錯的作品。」

光說可以用,不如讓大家看看怎麼用。「今天舉的例子大部分來自我自己的作品,」葉桑笑說,「真的不小心爆雷了,也是爆我自己的雷。」

毒殺八法

葉桑把小說當中的毒殺手法分為八類,「第一,直接了當的毒殺事件,事件裡凶手就用了一個毒藥,很單純;」葉桑說,「第二,婉轉迂迴的毒殺事件,雖然把毒藥當凶器,但毒殺的手法會更間接,更有神祕感,一般人可能看不出來,偵探就會有發揮空間。例如我寫過在黑暗中發出美麗螢光的屍體,或是先讓自己感染再去害人的凶手。」

第二類可以再細分成兩種,一是被害者一中毒就當場斃命,另一則是被害者會因為慢性中毒而延長發作時間,經過百般折磨。「第五,將錯就錯,出現在比較幽默的推理小說裡。說到這個,順便和大家更正一個翻譯問題,致命的劇毒是『氰化鉀』,但從前常錯譯成『氰酸鉀』,這兩者完全不一樣哦。」葉桑顯露自己的專業知識,「第六種則是陰差陽錯,出現誤殺,或者反過來誤救的情況。」

「正大光明」也是種下毒的手段,「例如『雙重膠囊』就是我在小說裡用過的一個方法,利用膠囊溶解的時間差,」葉桑說,「第八種就是完全子虛烏有、作者自己編出來的毒物。這大多是配合情節做的,不過就像我先前說的,要小心處理。」

在八大類毒殺手法之外,推理小說裡還會出現一些有點相關但不完全一樣的「番外篇」。「有些作品會出現利用微生物特性破案的情節,也有些是利用化學品的特質破案。」葉桑提供了專業經驗,「我曾經在一定乳品公司服務,牛奶進來了要檢查生菌數,在實驗室培養生菌要三天,牛奶強調保鮮,不可能這麼做,得用試紙。有一次整個過程看來沒問題,但驗出很高的生菌數,我後來解決了這個問題,而且覺得原因很有趣,當天回去就寫了一篇小說。」

毒家推薦

談完毒殺,葉桑不忘推薦國內創作的推理小說,「藍霄的是《推理》雜誌時代出道的作家,《錯置體》可說是當時的經典,溶入了日本作家的優點;既晴把當代重大時事放進我們熟悉的風景中,情節比美好萊塢。」葉桑說,「林斯諺的作品曾經刊在國際知名的《艾勒里.昆恩推理雜誌》,值得新人借鏡;拿下『島田莊司』獎的寵物先生作品,溶合虛擬實境和台灣都市,不該錯過。」

「胡杰的《時空犯》是本不像推理小說的推理小說,其中提到的時空旅行非常有趣;牛小流的《藥師偵探事件簿》對專業讀者來說相當有挑戰性。臥斧的作品我本來想選《FIX》,後來還是決定推薦《碎夢大道》,因為我認為這是本土最符合冷硬派偵探形象的作品;楓雨的《伊卡洛斯的罪刑》則是少見以政治、競選、黑道為背景的小說。」講起這些作品,葉桑顯得每本都熟,「魏子千的《幸福森林》有可愛的封面、童話的開場,本來我以為它和『少女撿骨師』系列一樣走明亮輕快路線,後來發現格局出乎意外地遼闊;提子墨的《星辰的三分之一》和既晴作品有異曲同工之妙,放進時事和現實,不過場景選在英國。」

談到國內的創作,自然不會少了葉桑自己──講座最後,葉桑舉辦了有獎徵答,獎品是即將推出新作《天堂門外的女人》,喜歡《午後的克布藍士街》的讀者,將在新作裡再度看見偵探葉威廉大顯身手。

▶▶「推理跑讀事件簿 Case09:不只是借『毒』殺人,漫談毒殺事件的美麗與哀愁」講師推薦書單

▶▶「推理跑讀事件簿 Case 10:推理黃金時期與克莉絲蒂
當今推理文壇百家爭鳴,各種子類型讓讀者目不暇給。而距今約一百年前,推理小說文類正值蓬勃發展的「青春期」,史稱「黃金時期」,同樣名家輩出。
百年前的推理小說,對現今網路時代早已習慣聲光效果快節奏的讀者來說,是否仍存在相同魅力呢?
推理小說讀者往往著迷於作品核心的「詭計與解謎」;而「推理女王」阿嘉莎‧克莉絲蒂的作品,正是最「純粹」的推理小說;而好萊塢製片仍相信克莉絲蒂的故事有著廣大的市場價值……
推理跑讀事件簿Case 10,紗卡老師將帶大家一起重回阿嘉莎‧克莉絲蒂所處的「推理黃金時期」。趕緊來報名吧!
馬上免費【到此報名】!

推理跑讀讀什麼?

  1. 【推理跑讀事件簿】Case08:推理要在類型前!當推理小說輕量化
  2. 【推理跑讀事件簿】Case07:台灣與推理的疆界──陳舜臣與他的推理小說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