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1987年生的宜蘭人,在哲學系所打滾了九年,最希望的是有朝一日哲學家講話能讓大家都聽得懂。

大概十年前開始,我逐漸相信自己是個自由主義者(liberal),舉例幾個跡象:

  • 除非妨礙他人,否則我支持個體的權利。例如,我反對國高中因為學生不穿制服或「髮型怪異」而處罰他們。
  • 除非會造成不公平的傷害,否則我支持交易的自由。例如考慮到大麻對身體的傷害甚至不如菸酒,我支持大麻的栽種和交易合法化。
  • 我相信社會應該協助人活出自我。例如,我支持多元開放的國民教育,也支持國家提供低廉的高等教育。
  • 我認為社會應該幫助困難的人,提供安全網和社會福利讓大家勇於嘗試新計畫。
  • 我認為社會應該承認多元價值並保留足夠空間。例如,我支持同性婚姻,並且反對基於來自宗教的理由(例如某個神認為一夫一妻才合理)去改變政策和法律。我也支持各種反歧視政策。

身為自由主義者,我和許多人意見不同。例如反對同性婚姻的護家盟保守派、支持必修四書的大中國保守派,以及反對社會福利和反歧視政策的新自由主義者。然而,我發現我很容易說明自己跟保守派的差別,但很難說明自己跟新自由主義者的差別。

若你崇尚自由,就應該當個新自由主義者⋯⋯是嗎?

宗教保守派認為社會應該為了他們心裡的特定美好人生觀服務,護家盟認為他們對婚姻的理解是唯一正確的理解,因此同性組合不能成婚;大中國主義者認為若你的出生地點距離華夏夠近,你就得讀點聖賢書才能活出美好人生,因此將大把的文言文塞進國民教育和升學考試裡。這些點子光是浮上心頭都略嫌自大,我們自由主義者不喜歡。

新自由主義者認為政府不該干涉自由市場和人的財產權,因此主張低稅率和低福利,人要靠自己,偷懶沒飯吃。和自由主義相同,新自由主義非常看重個人自由和權利,認為既然勞工有權選擇去哪工作,資方也有權選擇要雇用誰,就算雇用上的選擇看似歧視特定性別或族群,政府也不該干涉,反正在自由市場底下,依著自己喜好去選擇員工的人遲早會被自己投擲的回力鏢擊中(應該啦)。

在我看來,我跟上述保守派的差別相當清楚,沒人會搞錯誰是誰。然而我一直不確定自己跟新自由主義者到底有何區分。新自由主義者主張人的自由很重要,這些我相當同意。當我發現自己不同意新自由主義對於稅收和雇用的看法,我發現自己像個住海邊的保守派,而新自由主義者才是真正捍衛自由的人。

當然,如同道德心理學家海德特(Jonathan Haidt)在《好人總是自以為是》裡提供的啟發,我只要引進「關懷」這個價值,就能說明自己和新自由主義者有什麼區別,但是,我是自由主義者,而不是「自由關懷主義者」,對吧?

【朱家安不要偷懶了】為什麼新自由主義不是自由主義

海德特用六種「道德感官」來分析常見政治立場之間的差異。

弗里登對自由主義的意識形態分析

對於「自由」這個價值的恪守不夠純粹,一直讓我耿耿於懷。直到我讀了政治學家弗里登(Michael Freeden)在《自由主義》裡對兩者的分析。

當我自認為是自由主義者,我關注的是政治哲學,考慮「最優秀的政府長什麼樣子?」這樣的問題。弗里登關注的是意識形態分析,考慮「社會上的人們設想的『最優秀的政府樣貌』有幾種?它們之間有何關連?」

在《自由主義》裡,弗里登以五個層次來說明自由主義現身的樣貌(以下列表以我喜歡的詞彙稍微潤飾,但意思相差不遠):

  1. 保護個體:保護個人權利不受他人和政府壓迫
  2. 建立經濟:維持自由市場,讓人們藉交易得到好處
  3. 促發昌盛:讓人在不傷害別人的前提下能發揮潛力
  4. 扶助脆弱:讓人能互相依賴並由國家提供福利,促進自由和昌盛
  5. 認可多元:承認人可以有多元生活樣式、信仰和目標

如果你回顧本文開頭,我就是照著這五個層次來說明自己的自由主義立場。照弗里登說法,這五個層次是歷史上自由主義常見的重視項目,給定多數時代和地區,我們都可以用這五層分析來理解當時自由主義的倡議內容。

藉由這五層分析,弗里登得以說明歷史上自由主義的各種樣式,不同時代和地區面臨不同問題,自由主義者強調的層次也不同,但都基於同一個基本精神:人類個體的發展和昌盛。不管你支持教育資源、勞資對等、社會福利還是同性婚姻,都是在倡議人類個體要有足夠自由和權力去發展自己想要的美好生活,不受到貧瘠的出身、不良的工作環境、糟糕的創業運氣或極端宗教教條威脅,以致陷入困境、無法翻身。

為何新自由主義不是自由主義

不過,在弗里登看來,新自由主義並不恪守這個基本精神。在《自由主義》一書的末尾,他說明「自由主義」一詞如何在當代受濫用,頭一個案例就是新自由主義:

自由主義最顯著的誤解之一,就是「新自由主義」一詞的引入。在這個案例中,某種意識形態的變異版本披上的競爭對手的外衣,以獲得修辭學上的體面觀感,並進而有意無意地在既有的自由主義版本中攻城掠地。p.172

對弗里登來說,新自由主義在假扮自由主義:名字看起來像,但本質背道而馳。在前述五層分析當中,新自由主義只堅持第二層,並且其堅持的理由是因為他們讓自由市場優先於人類個體。

為了保護自由市場,新自由主義者可以允許「失敗」的人類個體淪落到很差的處境,也可以允許跨國企業操弄人的喜好和生活方式。可以說自由主義意圖守護每個人,但新自由主義以結果來說,是在守護自由交易的資本持有者,資本可以自由選擇要如何運用,人類個體反而無法自由選擇交易條件跟生活方式。這些不但和前述五層分析」當中的一、三、四、五層衝突,甚至也不吻合第二層「建立經濟」的基本前提:自由主義者是為了人類個體的好處和昌盛而支持自由市場,因此不會願意為了維持自由市場,而去犧牲人。

當然,弗里登做意識形態研究,是為了分類,而不是比較優劣。人類個體比較重要,還是自由市場比較重要,這是有待討論的哲學問題。但弗里登的分析還是讓我豁然開朗,了解了自己和新自由主義之間的重要區分:若你崇尚人類個體的自由、發展與昌盛,認為這比自由市場的維持更重要,你的價值排序會更接近自由主義,而不是新自由主義。

※感謝劉維人給本文初稿的諮詢意見。

※專欄內容為作家個人創作,不代表本站立場

延伸閱讀:

  1. 【朱家安不要偷懶了】啊嘶~少年仔,要不要來點自由主義啊~
  2. 【朱家安不要偷懶了】《人類大歷史》:自由主義也是宗教嗎?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