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千緒

滅絕之園》是我很喜歡的一本作品,重看第二次依舊是這麼覺得,並且以後還想再重看很多次。除了角川的這本,獨步也有出版同作者的《金色大人》,這兩本我都很喜歡,我甚至覺得擺在書櫃中的這兩本書是異色的存在,原因就是作者的個人風格真的非常鮮明、強烈,無論文字、故事,以及其中最為吸引我的世界觀。

同樣是帶有黑暗色彩、科幻元素的反烏托邦世界題材,世界觀的格局自然是沒有《來自新世界》的宏大,故事構成也是相對比較簡單的,但是恒川光太郎的想像世界更帶有不可思議的美感,就設定的玄妙性,我覺得也是自成一格,非常吸引人的。

不管是這本或是《金色大人》,我都推薦給想尋找特別世界觀作品的人,我自己就是常會針對這點來挑書看的人;有特殊世界觀的作品固然很多,雖說這比較主觀,但我很少讀到這麼有藝術美感的,這或許就是我更為深受他筆下的世界吸引的原因(順帶一提,《金色大人》在這方面則更令我驚豔)。用寧靜、波瀾不驚的筆調,寫的卻是全人類對抗毀滅命運,這樣一個富有張力的故事。這本的娛樂性質和易讀性都很高,故事要素也很豐富,是個會想讓人一次閱讀完的作品。

以兩個世界雙線插敘進行,一邊是瀕臨滅絕的末日世界,另一邊則是繪本般美好的烏托邦世界,故事裡描述的繪本一般的世界,越美好卻越讓人感受到不尋常。隨著故事進行,謎團漸漸清晰,壓抑感愈加高漲。

拯救世界的代價是摧毀另一個如夢似幻的美好世界。
拯救全人類就必須得放棄個人原本有如奢求般的幸福。

這是一個有關個人的立場和集體的立場衝突,幻想與現實間抉擇的既矛盾又充滿諷刺性的故事。

劇情介紹+心得

那裡有著小丘、有電車、有商家、有山、有海,
向晚的清透天空有魔女飛過,宛如繪本世界般的溫柔世界。
「走,我們出發吧!去毀滅那夢的世界!」

一個受到現實、工作摧殘,疲憊不已的平凡上班族:鈴上誠一,某天莫名坐過站,來到了一個繪本一般的美麗小鎮。
這裡不存在任何紛爭、貧窮、痛苦、罪惡,只有富足、安詳與和平。
舒適的天氣、美味的食物、美麗的環境、還有熱心友善的村民們接納了他。

誠一在這裡獲得了原本猶如奢求般的幸福,過著沒有悲傷、沒有壓抑的生活,也結識了妻子,生下孩子。
然而這樣的生活被一封來自日本政府寄來的信給打破。
信中強調,現實的世界遭遇異形入侵,邁向滅亡,而誠一將是唯一能挽救世界的救世主。

之後故事視角遷回現實世界。

某天,天空出現了「不明天象」,這個不明天象在每個人的眼中看起來都不一樣,然而共通不變的事實是,伴隨著奇異的天象,世界各地出現了名為「普尼」的異形生物。白色的、蠕動的、黏滑的、靜悄悄的──未知生物普尼侵入了人類社會,造成無法計數的傷亡、治安動盪,世界趨向末日。

有著高普尼耐受性、抵抗值遠超一般人的少女聖子選擇吃下普尼,藉以獲得控制普尼的力量來保護人們,成為了萬中選一的普尼操縱者。而同樣有著高抵抗值的少年理劍,則選擇了成為衝鋒者,前去打破災難的源頭,也就是那猶如繪本般的世界──思維的異界。

「在思維的異界裡,核心不是特定的某個人,而是『鈴上誠一的希望』。」

要毀掉這個異界,就必須摧毀掉鈴上誠一的希望。於是衝鋒者們在這世界中製造紛亂、絕望,而其中最關鍵的轉折就是,同在這個繪本世界裡生活一陣子的野夏旋背叛了鈴上誠一,他打從一開始就選擇了要摧毀這個他同樣覺得幸福完美的樂園。

特別喜歡衝鋒者:理劍的一句話,他在摧毀繪本世界時對誠一說了:「野夏旋與你的不同,是在於你沒有見識過現實世界的地獄景象。」

作者透過選擇想保護繪本般美好世界,想守護自己個人幸福的鈴上誠一,和在現實世界中選擇犧牲自己拯救人們的英雄人物作為對比,很諷刺也很殘酷。

──其實誠一只是想守護自身的幸福而已。即使那對所有人而言只不過是幻想、是不真實存在的夢境,他還是想守護那個給予他幸福的世界。從他的立場來看,毀掉繪本世界的衝鋒者們是摧毀自己幸福的兇手,他才是受害者。他不同於那些英雄人物,就只是一個平凡人而已,然而這樣的他卻成為影響整個世界的關鍵。真的很諷刺。

「你應該不會感謝任何人,只知道無止境地炫耀曾經經歷過的夢幻世界有多甜美,毫不在乎的丟人現眼,一直到死。」

從其他人的立場來看,誠一所做的選擇毀掉了無數人的幸福,因此他最終在現實世界迎來悲劇的下場。
然而他的選擇真的是錯的嗎?

作者從人性的角度來探討善惡的對錯和兩面性,也融入了非常多的社會議題。然而最終結尾沒有給出明確的答案,而是給予讀者思考與自行解答的空間。

因為故事要素很多,發揮空間很大,就娛樂性而言這本真的算是相當精彩,不過覺得劇情上比較可惜的部分是摧毀繪本世界應該是整本設置的大衝突,但描寫不太足夠,有點沒發揮完全的感覺。

角色

理劍

本書中最喜歡的角色,先從整本書中讓我印象最深刻的地方開始談他好了。
在他通過了成為衝鋒者的測試,要前往「思維的異界」前一刻,他才承認了──承認自己其實是普尼操縱者,一直瞞著所有人。母親是死刑犯,而他是在災區騙取錢財的犯罪者。

他認為就算像那名創造許多奇蹟的普尼操縱者:聖子那樣,也不過是杯水車薪,根本救不了地球。並且,自己騙了所有人,或許前往那個世界後也有可能會背叛人類。但是,若他沒有背叛,還立下大功,屆時希望能特赦他的母親。

然後田村所長是這樣回應他的:
「理劍,很抱歉你在地球的人生最後交談的對象是我,但請讓我說句話。 真正自我中心的人,根本就不會來報名這種任務。憑你的能力,應該可以逍遙快樂地過日子。

世上有兩種人,一種會追尋自己的生命意義,另一種不會。不刻意尋找生命意義並不是壞事,反倒可以說是聰明的做法。這樣的人會評估風險,不會去做有損生命的事。他們應該會做出健康長壽才是最幸福的結論,並秉持這樣的信念一直到死。

但你相反。你打從心底對長命百歲不感興趣。自己要如何生、如何死?擁有非凡抵抗值得你,總是如此自問,處在迷惘之中。所以我們才會選擇你。如果你抵達思維的異界以後,選擇與鈴上一起生活,也沒有人能苛責你。但我想會選擇這條路的人,是和你完全相反的人。這就是你雀屏中選的理由。祈禱你能贏得勝利。接下來的事,包括你的要求在內,我會負起一切責任達成。不只是日本,全人類都會為你負起責任,真的謝謝你,一路順風。」

看到這段話真的是很感動。
理劍之所以會成為普尼操縱者是因為被幾個霸凌者強行餵食普尼,但他因為先天的抵抗值萬中選一因而得以存活下來,然而母親在不知道這點時便為了替他報仇殺了霸凌者一家,成為死刑犯。
在那之後理劍也利用操縱普尼的能力騙取錢財,是犯罪者。
但是在他挺身而出,拯救整個末日世界面前,那些便都微不足道了。

如何做對世界最有幫助?他不做在地上的英雄、他放棄地上那些自己本該能拯救的生命,但相反的,他去做那個打破災難源頭的人,他從此失去回來的機會,但卻成功毀滅了「思維的異界」。

鈴上誠一

徹頭徹尾的悲劇角色,從灰色人生到初嘗幸福,再到最後被完全破壞。
在兩邊世界當中,他選擇了能讓自己幸福的繪本世界。
所謂的真實、現實那算什麼?他只是想獲得幸福而已──就算一切都是虛假的。

雖然可以理解他,他也是最貼近現實的人物,但隨著故事發展還是不由得對他感到煩躁和生氣,因為作者塑造的末日現實世界實在太悲慘,再對比他什麼都不相信、不接受⋯⋯還殺了一名政府派去說服他的中月活連⋯⋯

對他而言,那個思維的異界才是真實的,沒錯,他想選擇相信那是真實的。作者沒有否定鈴上的選擇和信念,他也在最後幾段寫道:希望是內在的,沒有人能夠強奪、宇宙這麼大,什麼事都是有可能的。

野夏旋

整個故事除了鈴上外可以說是最關鍵的人物,同時也是相當悲慘的角色。
被父親餵食普尼後,他沒有死去,而是獲得了操縱普尼的能力,是第一個普尼操縱者,也是第一個透過這項能力在末日世界中帶來一絲希望的人。
然而他也因此遭人憎恨,最後遭不明人士槍擊致死,死前他仍然希望能拯救人們。

死後他來到的思維的異界,他裝做自己與誠一的觀點相同,然而實際上他從始至終的信念都是要摧毀這個繪本的世界。
誠一相信了他,因為他認為野夏旋跟自己一樣,明白這個世界的美好,他直到繪本世界被摧毀前,都以為他會選擇跟他一起守護繪本世界。但就像理劍對誠一說的,野夏旋與誠一最大的不同就在於,野夏旋見識過普尼災難下的現實世界,如同地獄般的景象。

相川聖子

因為超乎常人的普尼抵抗值,她成為地上的英雄,和理劍及野夏旋都不一樣,她是冒著未知的風險,自願吃下普尼得到操縱能力的。
後來她也參加過衝鋒者的徵選,但結果卻是落榜。理由除了地上還是需要普尼操縱者之外,就衝鋒者人選的考量,無法鐵石心腸的老好人不適合擔任。

總結

雖說有融合科幻元素,但基本都只是淺淺帶過,省去了容易變得複雜艱澀的部份,相對的易讀性高,描寫上有偏重於人物刻劃的感覺。

故事要素非常豐富,懸疑、解謎、恐怖、奇幻、科幻⋯⋯就像前面提過的,適合追求娛樂性和特殊世界觀的人閱讀。

※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異界就是現世:

  1. 愛幻想的孩子有危險?有些家長直指童話故事是幫兇
  2. 【一週E書】你會在那個世界找到自己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