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冠王作者相澤沙呼,親口揭露本格推理的驚奇與祕密
Photo Credit:攝影/大村祐里子

五冠王作者相澤沙呼,親口揭露本格推理的驚奇與祕密

文/悅知文化提供

《medium靈媒偵探城塚翡翠》在「這本推理小說真厲害」、「本格推理小說 BEST10 」、「 SR 推理同好會最佳推理小說」中均獲得 TOP1,並榮獲「年度最佳推理小說」TOP1,還於「第 20 屆本格推理小說大賞」小說部門獲獎,完成推理小說 5 冠王的紀錄。此次,所發行的為系列第 2 彈《invert城塚翡翠倒敘集》
《medium靈媒偵探城塚翡翠》以擁有通靈能力的女性角色為主,設下了五花八門令讀者驚訝的陷阱而引爆話題,要為如此熱門大作撰寫續作的難度可想而知。
本此,邀請作者相澤沙呼來暢談,從前作至本作推出之間的創作過程。

※以下《medium》為《medium靈媒偵探城塚翡翠》之簡稱;《invert》為《invert城塚翡翠倒敘集》之簡稱。

最難纏的敵人,是作家的想像力

問:前作《medium》不僅佔據各大推理小說排行榜的第一名,還在本格推理作家俱樂部所主辦的「本格推理大賞」中獲獎。該獎賞是由同領域作家與評論家選評後再投票決定,也就是說受到了同業們的專業肯定。這請相澤老師談談榮獲此獎的感想?

答:我認為想在推理小說中安排大逆轉劇情,最難搞的敵人,就是作家的想像力。在閱讀這類作品時,即使沒有特別的脈絡或根據,同為創作者也無法有條有理地說出想法,仍會覺得如果讓自己來寫的話,這樣會比較有趣之類的。我相信很多推理小說作家,都是用這種感受,去想像故事的亮點,當然,一般讀者也會這樣,對吧?

因此,我擔心推理小說作家們在閱讀《medium》時,若發揮了作家的想像力,思考自己會如何打造趣味性的話,可能就會察覺到我在故事裡埋設的伏筆。《medium》在這部分的安排,我自覺偏薄弱了一點,很擔憂「本格推理大賞」中會獲得什麼樣的票數。

基於認定同業們必會察覺到自己的伏筆陷阱之下,如果在被察覺之前的劇情邏輯性能夠獲得肯定,我認為或許還有得獎的希望。沒想到獲得的票數比我預想的還要高,這真的很令人開心。撰寫時為了防範作家想像力而耗費的工夫,看來確實發揮了作用。我也不禁感嘆,再小的工夫,都會有實際的效果。

問:由於《medium》的成功以及讀者們的肯定,以致於續篇的創作難度更上一層樓,這或許就是續篇採用「全 3 話倒敘推理作品集」的原因吧!一般本格推理會在不知道犯人身分的情況下開始推動劇情,進而透過推理慢慢解開真相。倒敘懸疑則是反過來,先描寫目標完全犯罪的犯人行為,再描述其與名偵探之間的對決。想請問相澤老師,為什麼要選擇這樣的書名呢?

答:在創作《medium》之前,我所創作的都是與「日常謎團」相關的推理,故事中並不會出現殺人事件。後來開始想撰寫「名偵探與助手合作解決殺人事件」的故事,便衍生出了城塚翡翠這個角色。接下來,我又開始思考這對搭檔描繪什麼樣的故事呢?

我很喜歡艱澀本格推理那充滿古典感的命名法,彷彿會被捲入密室殺人事件般;也很喜歡《古畑任三郎》。因此,便在書名上同時運用了這兩種方式,表現出「倒敘推理小說」這個重點。

此外,我還想創造能夠活用在各種情況的偵探角色,便想出了會讓犯人卸下心防後,再步步進逼的靈媒偵探城塚翡翠。既然創造了這樣的角色,我在撰寫《medium》時,便認為應該打造出富衝擊力的故事,來襯托出這個角色的偵探魅力。其實《medium》這部作品就已經帶有倒敘的味道,因此在創作系列第二彈時,自然也會選擇之前已經存在於腦海中的「倒敘」。

問:也就是說,您對「密室殺人」也有一定程度的想法,對吧?

答:是的,其實我正考慮要朝著密室殺人的方向規劃架構時,編輯就不斷催促趕快撰寫新作,我就想說不然先寫倒敘作品好了(笑)。不過,我不是快手型作家,要寫長篇小說的話得花費很多時間。除了創作短篇的速度會比較快之外,相較於容易因為自己想東想西而喊停的題材,先選擇能夠順暢撰寫下去的會比較好,便先推出了倒敘作品。

問:以前曾提過《medium》很快就完成了,那麼續作約耗費多少時間呢?

答:這次的步調與前作差不多,《invert》大概是 1 話不到一個月,相較於之前的作品,可以說相當快。

問:為什麼能夠撰寫得這麼快呢?

答:因為先「擺出屍體」是件非常輕鬆的事情。我在很多場合都有提到,當故事裡出現殺人事件時,在推動劇情就會非常輕鬆。這樣聽起來很像「體會到殺人快感」之類的危險人物吧(笑)!

描寫日常之謎時必須從零開始思考,像是哪裡有謎團?什麼樣的謎團?然而,與殺人事件有關的推理小說,首先一定會有屍體,接著就要逐步朝著發現地點、殺人方法等拓展出去,可以說是從「 1 」開始的。從「 1 」開始思考比從「零」開始的速度快上許多,這正是與日常謎團的不同之處吧!

問:《invert》中的城塚翡翠展現出了致敬《古畑任三郎》或《神探可倫坡》的言行,請問這次創作倒敘推理小說時, 是否刻意朝這個方向前進呢?

答:對本作影響最深的,確實是這兩部作品。以犯人與刑警的交流與攻防,是古畑與可倫坡的固定模式,而我很喜歡陷入這種劇情模式。即使都屬於倒敘推理小說,也會因為造成犯罪動機的情感、過去與犯人的想法,產生形形色色的故事,我認為以形式來說,是相當獨特的。

《invert》便是以古畑與可倫坡為基礎,其中在創作第 3 話「不值得相任的目擊者」時,我腦海浮現的是神探可倫坡的「霍利斯特將軍的收藏」、「戒指的抓痕」的故事。此外,翡翠審問犯人的口吻,則是向古畑致敬。整體來說,《invert》的風格比較偏向「古畑風」,但第 3 話則是「可倫坡風」比較強烈。

問:城塚翡翠數度說出口的「啊──」以及令犯人煩躁的語調,都表現出純真可愛的氣息。然而,另一方面卻又不失身為偵探的敏銳,這樣的角色設定相當優秀。請問相澤老師是否有特別喜歡哪些女性特徵呢?

答:我很喜歡森博嗣老師「 S&M 」系列中登場的西之園萌繪,平常會透露出千金大小姐的氣質,看起來不食人間煙火;但在偶爾出現的推理場面中,又表現得條理分明。我很喜歡這種類型的角色,所以或許也受到了些許影響。森博嗣老師筆下的女性角色我都很喜歡,特別還有 V 系列中的偵探瀬在丸紅子。或許對這次翡翠造成影響的,應該就是這兩個角色吧!

《invert》的封面設計,同樣設下了機關,讓人讀完後才意會到真正意義

問:據說,相澤老師會對書封設計提出不少意見,這次是否也是這樣呢?

答:我真的提出了很多想法(笑)。上次遠田志帆老師為封面繪製的插畫,結合了小說內容,成功為讀者造成很大的衝擊。不僅幫助讀者在閱讀時能夠帶入自己的情感,於活字以外的次元,也安排了讀完才會意識到的元素,不是相當有趣嗎?

這次坂野公一設計師提議,要在《invert》的書封上表現出城塚翡翠的雙面性,並提出了多份草案,希望可以同時表現溫和版翡翠,以及作為偵探有些心機的翡翠。由於這次眼鏡是關鍵道具,便讓其中一位翡翠戴了眼鏡。

看到書封設計圖後,我開始產生各式各樣的想法,期待讀者能夠擁有與上次相同的閱讀體驗,所以請遠田老師採用能夠從多種角度解讀的構圖。此外,我也對用色、頭髮亮度等等囉哩八嗦的,最後還提出希望封面使用金屬片(笑)。大家都努力實現了許多亂七八糟的要求,我真的非常感謝。

「掀開祕密」為何沒辦法創作得十分有趣呢?

問:前作故事裡有許多推理的討論,這次則有「推理小說最主要的目的,其實是嚇到讀者而非推理」、「推理小說中最廉價無趣的手段,就是直接掀開祕密」。請問,您在創作時是怎麼看待「推理」、「驚嚇」與「掀開祕密」這幾個要素呢?

答:「推理小說最主要的目的,其實是嚇到讀者而非推理」,這句台詞其實是我刻意設下的陷阱,想讓各位讀者誤以為這次「沒有驚嚇」,其背後並沒有太深奧的理由。不過,當我看了 SNS 上讀者們的讀後感想,發現「前作的衝擊力比較高」這類嚴格的反饋時,再次鄭重感受到大家都是渴望「衝擊」與「驚嚇」。

然而,驚嚇與衝擊這些要素,未必要放在推理小說裡,不是嗎?很多小說即使沒有殺人事件也令人驚訝,沒有偵探或推理也會在最後掀開極富衝擊力的犯罪手法。從這個角度來看,追求驚嚇與衝擊的話,未必要挑推理小說。

既然如此,非得選推理小說才行的魅力與理由又是什麼呢?這是我現在仍在思考的課題。哪天等我參透並理解「懸疑作為懸疑的本質」之後,或許能夠設下更有趣的陷阱。而我現在對於這個問題,正處於認真思考的階段。

至於「掀開祕密」這一點,其實是我獻給責編的哏(笑)。這次在創作收錄的故事時,責編表示「直接掀開祕密逮捕犯人是最無趣的」。確實「掀開祕密」是不太寫推理的作者以及將推理影像化時常用的方式,我當然也很能夠理解。但是從另一個角度來看,為什麼「掀開祕密」就沒辦法寫得有趣呢?這正是我為了告訴編輯自己的想法所設下的機關,想讓他知道這就是我所認為的「有趣的掀開祕密」。

問:這次也延續前作,出現了相澤老師擅長的魔術。作品中提到「魔術的精髓,就藏在反覆之中」,推理系列通常會有每次固定登場的要素,有時則會刻意相反。請問「反覆」對推理小說而言,有什麼功能性呢?

答:大家都會說不可能出現和前作相同的把戲,所以不會被騙倒;我就不禁興起「那就重複看看吧!」的念頭。這次我所安排的前兩話,便是刻意採用傳統的倒敘型,讓大家卸下心防,並在閱讀時認定第 3 話也肯定是如此。因此只有最終的第 3 話占了一半左右的篇幅,藉此打造出特別感(笑)。雖然並不完全是重複的模式,但或許就是這樣才能跳脫特定的框架。

問:第1話「雲端上的雨過天晴」與第2話「泡沫的審判」都讓人不禁同情犯人,然而第3話「不值得相任的目擊者」的犯人卻與偵探勢均力敵,這裡也讓人感受到差異。

答:這是為了打造出更豐富的「犯人形象」。站在與翡翠對立的構圖來看,我認為安排不擅長應付女性的男性會很有趣,所以一開始做了這樣的安排;接下來又想著不會對笨女孩手下留情的女性,又是如何對付表現出這種形象的翡翠呢?最後安排的男性,不僅不會對笨女孩手下留情,還是很熟悉犯罪的能手。

若想徹底仿效《古畑任三郎》或《神探可倫坡》的話,當然就會陷入單一的模式。畢竟是一週播放一集的影集,使用相同的模式能夠帶來「令人安心的發展與模式很棒」的感覺。不過,小說這種會連續閱讀的情況下,就會覺得「又來了」,所以我在維持角色特徵的同時,也適度拆解可以變更的要素,藉此增加小說的豐富性。

問:隨著《medium》的熱賣,開始有讀者表示想要閱讀以前出版的其他作品。《invert》第3話中的魔術秀場景,有提到「午前零時」、「仙杜瑞拉」這些詞彙,讓人不禁聯想到您的出道作品《午夜零時的仙杜瑞拉。在這裡登場的女魔術師並沒有寫出名字,會是《午夜零時的仙杜瑞拉》的酉乃初嗎?

答:順應第3話的故事要安排魔術秀了,那麼該讓誰變魔術呢?這時腦中閃過讓酉乃初登場的想法,就當作粉絲服務(笑)。由於酉乃初的特徵很容易呈現出來,再加上確實有讀者在等待《午夜零時的仙杜瑞拉》第三本,因此藉此向一直等待遲遲未出版該系列第三作的讀者們致歉。

問:《medium》的書腰寫著「全書皆是伏筆」,而《invert》則是「一切盡是反轉」,這是否有特別的用意?

河北責編:我最初的提議是「一切的一切將會『逆轉』」;不過,相澤認為「逆轉雖然不會不好,但是既然『倒敘懸疑』的英文是"inverted detective mystery"那更符合本書的說法,應該是『反轉(invert)』才是」。

相澤:我是在創作第2話時,模模糊糊地思考著書名要使用「invert」,那既然要用「invert」的話,最終話該安排什麼樣的反轉才好呢?創作過程中,我時常就像這樣不斷地反覆思索。

問:對相澤老師來說,符合「全書皆是伏筆」、「一切盡是反轉」的推理小說有哪些呢?

答:第一時間我想到的是莎拉.華特絲的《荊棘之城》,別說反轉了,我還記得當時徹底顛覆一切的劇情讓我超驚嚇的。相反的《medium》標榜的「全書皆是伏筆」,說的並不只是作品中到處都有伏筆,而是連書名、封面等都具有伏筆的性質。我想這種連包裝都囊括在內的作品,應該很少吧(笑)?此外,泡坂妻夫老師的《幸福之書:迷偵探約吉‧甘地之心靈術》,更是每一頁都是伏筆,更加符合「全書皆是伏筆」的設定吧!

問:最後,想請問後續預計的創作,會是什麼樣的故事呢?城塚翡翠系列應該會持續下去,對吧?

答:對我來說,倒敘作品寫起來的節奏很好,再加上很多讀者喜歡城塚翡翠,所以我希望之後的作品中能夠維持住這個角色的質感。當然期望將來有一天能運用自己所擁有的魔術知識與經驗,打造出非常厲害的長篇推理小說。

延伸閱讀:

  1. 【推理跑讀事件簿】CASE12:《滴水的推理書屋》劇本寫作與拍攝實務分享
  2. 【推理跑讀事件簿】CASE11:歸納與演繹──鑑識機率的推理科學
  3. 【推理跑讀事件簿】CASE10:推理黃金時期與克莉絲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