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舉手】遊樂園裡的生存遊戲,被分割的不只那個而已──《凶人邸殺人事件》
Photo Credit: Unsplash

【讀者舉手】遊樂園裡的生存遊戲,被分割的不只那個而已──《凶人邸殺人事件》

文/田羽心

今村昌弘專寫有特殊設定及暴風雨山莊的犯罪推理小說。《凶人邸殺人事件》的事件時間,設定在首作《屍人莊殺人事件》及續作《魔眼之匣殺人事件》結束後約三個月,也就是女主角劍崎比留子吸引案件體質「發作」的週期之間。比留子接受委託,與搭檔葉村讓、資助企業、武裝傭兵等人潛入系列作當中幕後黑手「班目機關」學者的宅邸,除了想進一步瓦解組織、調查相關人士失蹤原因、還能回收資訊技術,將事件掌握在可控範圍,一舉數得。殊不知這個任務將面臨有如電影《毀滅戰士》、電玩《惡鄰古堡》般的生存戰爭。

※以下內容涉及據透,請謹慎閱讀

類暴風雨山莊

手持柴刀、身形魁梧、刀槍不入且力大無窮的獨臂智力巨人,開場就直接帶走五個人,連學者本人也遭遇不測,令人震驚恐慌的是,每個頭顱皆被一擊卸下丟入首塚,不禁讓筆者想起三津田信三的《如無頭作祟之物》。禍不單行,比留子逃到巨人所在的別館、要離開宅邸的鑰匙在另一個角色的遺體上,比留子及葉村一行被分別困在兩棟建築,製造出類暴風雨山莊的場景。相較傳統的大自然災害或人為蓄意導致無法脫離,此處是有夥伴身涉險境、委託工作執行一半、強行離開恐遭逮捕、釋放巨人不堪設想等諸多因素糾纏其中,一行人不得不留下來聲東擊西。可是,團隊中開始有成員發現──其實有個潛伏的殺人凶手作案、嫁禍給巨人,因此大家開始爾虞我詐的猜疑,團隊分崩離析,導致事態一發不可收拾,讓讀者有身臨其境的劍拔弩張真實感。

分割的不只是頭顱、還有難題

巨人的習性怕光、不分青紅皂白一律砍頭,利用得宜就可製造不在場證明,就算沒有共犯、不用撒謊也可以處之泰然。除了有復仇動機的人、化名的強盜殺人通緝犯,還有生化實驗的倖存者混入,各自有苦衷的人齊聚一堂,是敵是友一時之間難解難分。好管閒事的男主角葉村雖然明察秋毫,打算揪出案件主謀,但不是時間序對不上,就是場地不可達,甚至有疑似共犯包庇的線索出現。原來是特殊條件的應用及誤導,像是魔術手法般出神入化,才導致推理遲遲沒有進展。

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比留子受困別館,恰巧不在巨人勢力範圍之內,雖然不以福爾摩斯自居,但為了脫離險境只能當起安樂椅神探。與阿嘉莎.克莉絲蒂、《人骨拼圖》等積極介入案件的安樂椅神探不同,比留子認為偵探不應該冒生命危險揪出凶手,逼得狗急跳牆可能遭反噬,甚而同歸於盡或自殺,例如《名偵探柯南》經典的〈鋼琴奏鳴曲「月光」殺人事件〉,造成當事人心理陰影;比留子因而無奈地一再勸阻葉村:這與《一個都不留》或全員都被凶手盯上的狀況不同,首要課題是保命全身而退,此時推理出團隊裡的真凶,只會鷸蚌相爭、讓巨人得漁翁之利收頭(物理)而已。

凶手不一定是偵探的敵人

全篇有諸多的對比劇情,舉凡力量怪物與智力怪物對決、袒護的理由與殺人動機、亟欲揭開真相與隱瞞利益交換、身分的承繼與造假的必要、正當防衛殺人與犧牲奉獻自我等,殺人的理由百百種,但不應該在無頭緒下擅自歸類為凶手而使其被千夫所指,當利害關係一致時,兩權相害取其輕,為何不可是互信互惠的合作呢?《生化危機》中的智慧電腦紅后,封鎖實驗室及殺害感染的研究人員,電影後期才知道她的動機是亡羊補牢,目的也是避免損害擴大。

密室逃脫與調虎離山

故事裡有不少自由行動時間,角色可以多次進出主館各場域調查,巨人的行動容易預知,沒支線任務外還能撤退,所以故事有部分是因某個角色的堅持才繼續推進,其實應該能有更好的處理方式。第二被害者出現著實有點燒腦,因為排除各式可能依然無法推定凶嫌,作者花了相當多的篇幅處理這個被害者有其目的,除了反襯第一起案件先入為主的認知、合理化凶手動機、聚焦特殊設定的伏筆,與穿插在各篇章的追憶過往一併誘導至該人物,是相當傑出的一手,唯運氣成分吃重,一些矛盾被比留子看穿,缺關鍵證據僅能按兵不動,呼應前段說明。

敘述性詭計的誤導

自由寫手剛力京這角色作者很明顯鋪陳已久,除了小名的雷同、外表顯老、目的有別、行動詭異,並與本棟宅邸的學者淵源都有說明,尤其猝睡症與昏厥更分別出現多次,還有第一人稱主述的獨白意圖混淆視聽。追憶中暗戀小京的丈志、追求力量指標的公太、非人道的鍛鍊考核,在片段性的描述中逐漸明朗化,套用在四十年後的人物上不致衝突,倖存者的介入理由與異變程度,使兩故事線交織,讓人物更加鮮明立體,回收了宅邸布置成實驗室不光是教授的一意孤行、或緬懷昔日意氣風發,而是另有原因。

分屍的必要

本件簡略說明了分屍理由:

  1. 阻礙身分識別
  2. 偽造不在場證明
  3. 消滅不利凶手證據等

確實,「分屍」在屠殺後的兩起命案具有「分頭行動」作用,但本作中巨人「掉頭就走」的動機及緣由頗為特別,與鑰匙運送「頭奔自由」手法唇齒相依。這斷頭三重奏是本作精華,收束故事的力道有出來,相信是不少讀者評價更勝於前兩作的原因。書中多次提及前作劇情與末尾風雨欲來之勢,吸引關注後續男女主角發展及補完遺珠之憾,讓此系列得以孕育出更多的讀者,不愧是一出道就追平東野圭吾的前醫師作家。

※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今村昌弘:

  1. 以不同類型的特殊設定搭配本格推理,今後也將強烈地展現出這些「堅持」——專訪《凶人邸殺人事件》作者今村昌弘
  2. 【一週E書】混炒上桌而且讓你一吃大驚的大膽行徑──今村昌弘的「特殊設定推理」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