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NE思書軒】肌肉大塊才健康?其實我們《天生不愛動》!
Photo Credit: Unsplash

【GENE思書軒】肌肉大塊才健康?其實我們《天生不愛動》!

當初來台灣念大學時,可能馬來西亞常在羽毛球國際賽事中獲獎,很多台灣同學都以為我們大馬僑生是照三餐打羽毛球的,所以常邀我去打羽毛球,可是我的官方回答都是:球拍我只用來打過人,沒打過球⋯⋯

因為出生時短暫缺氧而導致輕微腦性麻痺,小腦受損而動作不協調,中小學時只要遇到需要和其他人進行的球類運動,不是當上豬隊友賽後被阿魯巴,就是讓原本耐心友善的對手發現我根本一顆球也不能好好接到而臉色愈來愈難看,受的各種大小傷更是不計其數,所以我不是討厭球類運動,而是深惡痛絕!

後來,在大學的體育課選了可以長時間發呆不動的壘球,可是當時的老師勸我下學期去上他的游泳課,而且還保證我一定會學會游泳。其實,他並沒有多花時間教我游泳,只是每次上課都說我一定會學會,然後也沒有特別指導,就叫我看同學怎麼游,自己看著辦。萬萬沒想到,上了兩個學期的課,我居然真的學會了自由式。後來上碩士班時和實驗室同學去游泳,遇到那位老師居然跟他們說,教會我游泳,是他大學教書二十幾年最值得驕傲的事之一。他真的是我人生中最重要的貴人之一,因為學會了游泳,我對自己原本自卑的身體,也產生了自信。

然而,我的自由式,從頭到腳每一個姿式都是錯的,只是剛好都能配合上,所以能夠游得動。於是,只要我每一次去游泳池游泳,幾乎都一定會有善心人士到我身邊提醒我,甚至好意提供教學,並警告我那樣游不僅極為耗能,還可能造成運動傷害。只是我每一次試圖要學正式的姿式,都搞得精疲力盡,還不時被水嗆到,游泳的樂趣愈來愈少,後來還真的運動傷害到需要就醫,於是這個學來不易的運動,我還是放棄了。

就因為有太多創傷經驗,我不僅不關心任何體育運動的賽事,還打從心底把它們當作世界上最窮極無聊、勞民傷財的活動,只有偶爾為社交目的假裝關注,心裡卻感到極為不屑,也常常在發現裝熟沒好處時馬上露出真面目。可能坦誠以上內容,就會讓我失去一些朋友吧?於是,我一直非常好奇,為何偷懶本來就是人的天性,為何會有人真心喜歡體育運動?

於是,當我讀到美國哈佛大學的演化人類學家丹尼爾.李伯曼(Daniel E. Lieberman)的《天生不愛動: 自然史和演化如何破除現代人關於運動與健康的12個迷思》(Exercised:Why Something We Never Evolved to Do Is Healthy and Rewarding),就如獲至寶!他解答了不少我人生中的大疑問。而且,原來研究體育活動對人體影響的專家,曾經為了避免上體育課而躲在櫃子裡!

醫生、健身網紅和媒體不斷地提醒我們,運動可以讓人更健康、更長壽、更健美、更有魅力,許多運動選手也受到很大的關注和收獲很多經濟利益,可是大多數人不也是需要APP或智慧手錶的提醒,才勉為其難地去運動一下嗎?

李伯曼是世界上最適合回答這個問題的科學家,他主持哈佛骨骼生物學實驗室,在實驗室和世界各地的不同田野族群中研究了跑步等運動,不僅在頂尖期刊發表過許多重要的科學論文,還寫過一本極具啟發性的科普好書《從叢林到文明,人類身體的演化和疾病的產生》(The Story of the Human Body)。

沒錯,愈來愈靜態的生活,帶來了肥胖、糖尿病、心血管疾病、癌症等各種現代疾病,在COVID-19的疫情時代,有以上健康狀況的人,確診後中重症和死亡的機率也大幅增加。相反的,規律的、劇烈的、持續的運動可以拯救生命。即便清楚知道這些,就我自己而言,也還是沒有為此增加運動的時間,因為實在有太多藉口可找了。而李伯曼在《天生不愛動》中主張,即使運動很明確地有益身心健康,可是很可惜的,我們人類並沒有演化出對運動鍛鍊的喜好,好吃懶做反而才是我們祖先傳承下來的天性。難以維持運動鍛錬計畫的肥宅其實完全不需要感到羞恥或恥辱!

李伯曼在《天生不愛動》要破除現代人關於運動與健康的一打迷思,其中有些很不幸的,並非是迷信,而是確有其事,例如久坐本質上就不健康。長期久坐,帶來各種腰痠背痛,有時候工作繁忙時,我和老婆甚至每週都要去針灸、推拿、按摩才能稍微舒緩一下,要不是貼膏藥有難聞的氣味和皮膚過敏,幾乎天天都要貼上痠痛貼布。各種研究也顯示,久坐長期不活動,會讓我們囤積大量內臟脂肪,並且提高慢性炎症疾病的風險,如關節炎和第二型糖尿病等等。其實每半小時只需動上百秒就可以打斷久坐的狀態,能夠降低血糖、脂肪和壞膽固醇。智慧手錶每一段時間的站立提醒,真的是佛心啊!

我們為何這麼嗜坐而不愛起立運動鍛鍊呢?利伯曼道破一個懶惰不符合自然的迷思。其實,卡路里在大自然是稀缺的,這在我們上幾代祖先中都是如此。早在兩百多萬年前,我們和黑猩猩分家後在莽原中求生存的老祖宗,難能可貴地溫飽後,就要儘量節約能量,為難以預料的下一餐之間作準備,當然還有危險時腳底抹油地落跑。我們的解剖和生理特徵都是為了這種古老的生活方式而活的,並非是為了工業化文明社會而準備的。

居住在坦尚尼亞一個乾旱炎熱森林地帶的哈扎人,他們每天都有幾個小時的體力活動,以尋找食物、挖掘塊莖、狩獵和採集蜂蜜,他們從事這些體力勞動是別無選擇地求生。除此之外,哈札人的大部分時間都是坐著打嘴炮的。就像其他狩獵採集部落一樣,他們認為西方人吃飽沒事幹對運動的痴迷是很離奇古怪的。

甚至,連鍛鍊出強健的肌肉本身就是件怪事。利伯曼指出, 強健的肌肉對我們那些穴居祖先來說,是沒有任何意義的。在石器時代,幾乎沒有人能夠避免每天數小時的行走、跑步、挖掘、攀爬和其他體力勞動,可是用舉重物來刺激肌肉生長是一種奇怪的、危險的壯舉,在石器時代可能沒有什麼實用價值。因為肌肉的基礎代謝率較高,現在能長出更多的肌肉可能愈健康,但長出額外壯碩的肌肉,對我們的祖先來說,是浪費能量的蠢事。

雖然道破了天生不愛動的道理,李伯曼其實沒有要給我們不運動鍛鍊的藉口。《天生不愛動》也仔細探討了運動帶來的損傷,而運動帶來的好處也來自這些損傷哦!因為在運動傷害後,身體就開始要自我修復。運動會釋放大量代謝廢物,從而損害細胞的功能。因此運動鍛錬後,身體會進行一系列抗發炎和清理反應慢慢開始修復損傷。這種過程效果通常好到還會把平時的損傷也順便修復,讓身體整體處於更健康的狀態。

即使李伯曼曾躲在櫃子中逃避體育課,但他後來還是跑了馬拉松,並自豪地表示,他在翻山越嶺的馬拉松賽中超過了四十匹馬。他指出,雖然我們沒有演化出想要讓自己肌肉壯碩的行為和偏好,可是相較其他動物,人類卻演化出非凡的耐力——我們的跑步速度並不快,但我們更持久!人類可以長時間一直跑下去,因為我們有能力通過汗水排出熱量,這在哺乳動物中是很奇特的。

因此,即使我們再痛恨運動鍛鍊,可是仍然能夠喚醒我們的運動耐力,只要我們知己知彼。除了探討人類為何天生不愛動和好吃懶做,他還是開出了中等強度有氧運動、重量訓練和高強度間歇鍛鍊等等身心有益的科學處方,並建議我們,要去運動鍛鍊,是要好好自我哄騙的!例如在運動鍛鍊時聽自己喜歡的音樂或節目順便娛樂一下、和親朋好友一起運動、在風景優美的地方運動、或者利用社交媒體加油打氣、獎勵自己等等。

要能直面問題,面對它、接受它、處理它、放下它,我們首先得承認和認識問題,《天生不愛動》非常科學地暢談了運動的好處和風險,並一一破除各種迷思,讓我們自己尋找最適合自己的運動鍛鍊方案,這才是真正能有病治病、無病強身的好書!

※專欄內容為作家個人創作,不代表本站立場

動也不動:

  1. 當代社會最常聽到的運動迷思:人類天生就該運動
  2. 從演化角度看,人類逃避運動很正常,如今彷彿一種罪?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