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家安不要偷懶了】女生很難追,可見女權過高,對吧?
Photo Credit: Unsplash

女生很難追,可見女權過高,對吧?

經過立委劉世芳、范雲、賴品妤、王婉諭等人的爭取,教育部在這個月初承諾全國學校將免費發放月經用品。自由主義追求的正義社會致力於消除人僅僅因為機運而承擔的不幸,有些人生為需要生理用品的人,這完全是機運使然,社會理當協助他們滿足因此增加的需求,特別是當這很簡單就可以做到的時候。

當然並不是所有人都滿意此政策,例如網路各處有些男性質疑:「不是兩性平等?那飛機杯和保險套是不是也要免費發放?」

我在講塞子你在講大海

當社會討論女性弱勢的問題,許多男性會強調:男性也很弱勢,因此若社會要對女性增加幫助,也要同時對男性增加幫助。不過若你仔細看,會發現他們講的「弱勢問題」相當集中,大致就是「性愛需求無法滿足」的問題。「如果女生有免費衛生棉,那我們也要免費飛機杯」就是剛剛好的例子。

持有這種「我們也(在性需求方面)很弱勢」症頭的男性不容易在相關議題上就事論事,並且容易伴隨這些特徵:

  1. 當他們在這議題講到「異性」,往往指的是性愛的可能對象,他不會比較他自己跟媽媽、姊妹在社會上的處境。你以為自己跟他談女性缺乏社會權力的問題,但他其實是在談追不到女生的問題。
  2. 他們認為社會虧待男性,因為男性得要有好學歷好工作和好收入才有機會有伴侶,而女性還能挑三揀四。然而這裡的「女性」當然不包括他自己的媽媽和姊妹,通常也不包括那些他看不上眼的女性。因此你可以看出這個論點是先射箭再畫靶的結果。

若有人堅持要用「男追女」的框架來討論這個問題,我確實相信十幾年來女生越來越難追。隨著性別意識抬頭,女性了解自己不需要當一個僅僅只是提供情感、性愛、生育和照顧服務的物品,而是可以當個人,因此在交往上更挑剔、更不願意進入婚姻和生小孩,這些都很容易想像。

或許這真的讓某些男性的處境比以前糟,但現在的男性過得比過去的男性糟,並不代表現在的女性過得比現在的男性好。黑奴解放運動後,我相信真的有些前奴隸主過得比以前糟,但這並不代表當時黑人在北美過得比白人好。

錯誤的問題意識

在我看來,那些建立在「追求難度」上的論點都不能用來比較男女的強弱勢。

若男性在性別議題的討論中,會用「女生變難追了」來說明男性落入劣勢,反而說明了男性還是在用獎盃眼光看女性

女性應該要回應男性的情感和性愛需求,若不回應,則對男性有所虧欠,使得男性成為弱勢。

這種說法看起來在格式上類似於:

社會應該要回應因為先天機運使然而有生理用品需求的那些人,若不回應,則對他們有所虧欠,讓他們在這方面成為弱勢。

這兩種說法有個重要的差異:前種說法理所當然假設女性有義務去滿足男性的需求,因此這種說法不但沒有顯示男性的弱勢,而且反而顯示了女性的弱勢:父權社會把提供情感和性愛服務的責任加諸於女性,這整套觀念是如此根深柢固,連在討論性別議題時,都能被岔題者隨手提出來,主張女性得要先負起這些責任,事情才好繼續談下去。在這種情況下,我們其實已經不是在討論女性身為人應該如何受到社會對待,而是在討論女性身為工具應該如何配合男性的使用。

※謝謝吳貳說給本文初稿的諮詢意見。

※專欄內容為作家個人創作,不代表本站立場

延伸閱讀:

  1. 女生不當兵,怎麼爭女權,是吧?
  2. 波娃總被描述為「沙特的伴侶」,直到《第二性》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