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週E書】所謂的翻譯問題,其實不是翻譯問題
Photo Credit: Unsplash

【一週E書】所謂的翻譯問題,其實不是翻譯問題

文/犁客

有時讀者會讀出「翻譯問題」──不是錯字,是錯譯,例如名詞譯錯了或者句子的意思譯錯了。有些可能是很單純看錯字也就譯錯意思,有些可能是譯者沒有意識到特殊狀況──例如把「potential energy」直譯成「潛在能量」,但這其實是物理當中的「位能」──也有些可能就是譯者功力不足,沒搞清楚句構或俚語,也就弄錯了意思。

無論是上述哪種狀況,出版方都責無旁貸──它就是個錯,不該讓它出現在書中、投射到讀者眼裡。過往被挑出這類錯誤,大約都只能再版時訂正(現在想想當年幾乎沒人會談到退換書的問題,好奇妙),現在電子書可以直接修正,讀者下載新版就好。

不過有時讀者認為的「翻譯問題」,不是上述那種狀況。

有個譯者朋友曾經說過,他只接商業書的翻譯,絕對不接文學書──這位朋友並不是不愛讀文學書,他是個狂熱的文學小說讀者,他只是不想譯文學書。因為譯者朋友說:商業書裡的文字意思直接明白,但文學作品裡隨便一個字就十種譯法,讀者要是一一列出和他分析孰優孰劣,他可受不了(譯者朋友解釋這事時的表情,讓人不禁好奇他是不是以讀者身分這樣去煩過譯者)。

譯者朋友的說法不算誇張。就算是「but」這麼一個常見的字,譯成「可是」、「但是」、「然而」或「卻」,在文學作品裡可能都會對氛圍產生微妙的影響;譯者除了要「譯對」之外,還要考慮該橋段適合的情境、因角色設定不同而必須改變的用語、作者為作品定調的風格⋯⋯等等,遇上被動語態要改句構嗎(因為華語較少使用這樣的句子)、遇上使用很多子句套疊的超長句子要不要拆成幾句比較清楚呢(但有可能因此減損了作者的行文特色)、這個部分要不要加譯註咧(很難確定作者提到的這事對讀者而言算不算常識)、這個部分的雙關意涵要怎麼表示才合適啊(其實雙關意涵在翻譯時絕大多數沒法子產生與原文相同的效果,即使讀者理解也一樣)──諸如此類,要考慮的有時比作者還多。

而倘若譯者選擇的譯法與讀者期望的不同,讀者就會認為那是「翻譯問題」。有時還會一路推論:譯者不專業啦、根本是Google翻譯啦、編輯不認真啦、出版社都想騙讀者的錢啦。

出版方沒有人會故意把書做壞,也很難想像會有人想用這種比被拐去國外打詐騙電話更衰的工作來騙錢──投資報酬率根本是負值。翻譯的錯誤就是錯誤,而其他「翻譯問題」,其實很值得好好討論,而非一個勁兒地指責。

有的譯者不會想討論,例如上述那位,他連文學書都乾脆不譯了,但這對想讀翻譯小說的讀者而言未必是件好事;幸好,也有的譯者不怕硬碰硬,專接文學書,而且連普立茲獎或諾貝爾獎等級的作品都沒在怕。

而有這麼一位譯者,沒等讀者找他討論,自己寫了書告訴大家他在翻譯時有哪些考量、哪些取捨、做了什麼決定,以及累積了什麼經驗。

讀讀《譯者即叛徒?》──然後你可能會發現,所謂的翻譯問題,其實不是什麼翻譯問題。

▶▶看看【資深文學翻譯名家宋瑛堂首部著作,30年譯書生涯的苦樂與領悟

▶▶看看最新上架的電子書!

延伸閱讀:

  1. 那些藏在桌底的,都是故事
  2. 那場讓雙眼只看得見白色的疫病過去四年之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