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週E書】沒有什麼「下次能做得更好」,因為永遠都只有現在這麼一次
Photo Credit: Unsplash

【一週E書】沒有什麼「下次能做得更好」,因為永遠都只有現在這麼一次

文/犁客

托馬斯大約三週之前在一個小城認識了特麗莎,兩人相處不到一小時,然後特麗莎陪托馬斯去等車,直到托馬斯坐上火車離開。過了十天左右,特麗莎到托馬斯居住的大城來找他,兩人發生關係,那晚特麗莎發燒,帶著感冒在托馬斯的住處待了十天、身體復原了才離開。

而現在,托馬斯很困惑:他不確定該不該再找特麗莎。

托馬斯想:如果不邀特麗莎,她會繼續在那個小城當女侍,他一輩子都不會再見到她;但如果邀特麗莎,特麗莎會把她的一生都獻出來,而托馬斯不想擔負這樣的責任。

關於愛情,或者,關於欲望,托馬斯採取一種微妙的角度;他有許多情人,有些關係穩定,有些就是露水情緣,而他告訴這些情人,唯有不帶溫情的關係,也就是其中一方不會擅自剝奪另一方生命與自由的權利,才能帶給兩人真正的快樂。

薩賓娜就很能理解這套說法。薩賓娜是托馬斯的女友裡最能理解他的人,她是個藝術家。薩賓娜認為自己會喜歡托馬斯是因為托馬斯是一切媚俗事物的反面,像是商業電影裡映照出主角虛偽正面形象的那些討厭鬼。

──是的,的確是討厭鬼。因為暫且不扯媚俗與否(不媚俗就比較不「俗」嗎?這或許值得懷疑),我們都很難否認托馬斯多少有點渣感。這個故事,就是以一個有點渣的男人(而且還是個外科醫生,聽起來就渣感加倍)、一個有主見的女性藝術家,以及一個想要追求愛情的純真女孩為主的戀愛故事。聽起來似乎很老套,不過這故事發生的背景是動亂時節的布拉格;如果你覺得加上這背景資訊並沒有讓你更想讀這故事,那麼請再把另一個背景資訊納入考量──這故事是昆德拉寫的。

倒不是因為昆德拉這種文學名家出手,我們就該忽略老套的愛情故事設定,而是因為昆德拉出手,能夠把老套的愛情故事設定翻出全新角度──我們可以從這兩女一男的組合對應個人與所謂祖國、政府制度,以及歷史淵源的關聯,思考抉擇與命運、偶然與巧合之間的糾纏,在輕與重之間,我們會忽然發現,再怎麼老套的東西都能展現某種嶄新樣貌,一如我們總會認為自己沒做好的事下次能做得更好,但事實上我們做的每件事在生命裡都是獨一無二的唯一一件,沒有什麼「下次能做得更好」,因為永遠都只有現在這麼一次。

這是昆德拉的《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

故事本身不難懂(對它的基本結構都已經那樣了你還能如何不懂?)可是昆德拉說故事的方式會超乎你的想像;他半像自言自語半像喃喃說服的話語開展得很流暢,不過你有時得停下來想想為什麼話題會被他從那種俗套玩意兒帶到哲學領域裡頭來,然後突然明白自己開始用更多角度思考世界。

▶▶看看【文壇大師米蘭.昆德拉,此生必讀的文學經典

▶▶看看最新上架的電子書!

延伸閱讀:

  1. 那場讓雙眼只看得見白色的疫病過去四年之後⋯⋯
  2. 所謂的翻譯問題,其實不是翻譯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