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舉手】相信心存友好,便能燦爛彼此的人生──讀《我的阿富汗筆友》
Photo Credit: Unsplash

【讀者舉手】相信心存友好,便能燦爛彼此的人生──讀《我的阿富汗筆友》

文/翁玉玲

阿富汗少年薩迪德並不認為回信給一位美國女孩艾比是多麼重要的榮譽,對於老師的引薦也深不以為然,但,就是這樣的牽線下,他成為她所認識的《我的阿富汗筆友》。相識的原因很有趣,篇章轉折有點短幕劇的味道,故事慢慢將兩邊的時空分別與一同連結起來,作者書寫的方式充滿美式風格,尤其是對艾比這個角色上。

溝通需要真誠與練習

文化背景、性別、在學表現的差異,對比強烈,不僅兩個人的想法各有不同,兩個人的性格也是南轅北轍,艾比喜歡挑戰攀岩不喜歡念書,但薩迪德卻是標標準準的學霸級人物,艾比有話直說,薩迪德則比較內斂,但其實他們有一些共同點:好勝心強、有接觸田野的經驗、對他人隱私的尊重、有時心思敏感、待人誠懇。

女生和男生看待生活的角度也不一樣,這一點連薩迪德的妹妹都可以從書信中感覺到,大方開朗的艾比遇到了嚴謹的薩迪德,是有趣的交集,當她收到圖文並茂的回信、感到有些不知所措的艾比,因為對方的優秀表現激起了鬥志,艾比的第二封信有了顯著的用心和進步,還回應了對方寫的事情,最讓薩迪德驚豔的一點是她寫了他們的語言,這讓他有感受到她的誠意,才有了後來他的秘密回信,提前坦承了真相。

對青少年的觀察

故事包含了作者對這兩個國度裡成長的青少年一些觀察,也間接強調了人際溝通的媒介並不受限於形式,就像還不擅使用語文的薩迪德的妹妹也可以「說」出一封信,就算是看似傳統的筆紙書信往來,只要雙方有誠意,就能讓誤會減少、彼此學習,多認識不同國家的人,也可以增廣見聞、有助於思想成長,不讓自己成為井底之蛙。

當他開始明白想讓人了解或了解他人,就像妹妹那樣真誠即可時,薩迪德向艾比坦承之前的謊言,這讓故事有一種驚喜感,就彷彿新的旅程才正要展開,而且薩迪德的信讀來都很感人,是很實在的一個朋友。

交友的風險與樂趣

同樣的簽名卻是完全不同人寫的,這樣算是偽造文書了吧?筆友和當前網路交友最大的共同點之一就是看不清楚全貌,既不能確定是不是本人,也不能盡信所言之物是不是真實,尤其是學校最後的決定是寄出哥哥代筆妹妹簽名的書信和圖畫,此舉並不誠實,只能慶幸故事裡的人物出發點並無惡念,並未釀成事端。

當艾比撿起那顆來自地球另一端友人寄來的小石子,他們就像是真的見到面一樣有了「實感」,這就是物品偶爾可以超越文字代表對方心意的魔力,艾比回贈了泥土,還暗示了自己目前單身,早熟的兩個人,藉由文字互通心意,這算是學校活動之外的青春回憶。

文化差異背後的善與惡

書中處處顯露了文化背景的不同所帶給雙方的影響,阿富汗裡大人口中所謂的規矩就是女生只能和女生通信、念書,美國則不然,從艾比的文字中可以看出她的自由創意和開放教育下的個人風格,甚至回信封面上的郵票可看到美國文化的各種象徵。

作者不諱言地明示國際間、現實裡可能存在的紛擾,就連小孩子也不能排除在外,當薩迪德在路途中遇上不滿女性受教育和反美情節的陌生男人後,被撕碎的信不僅象徵文化差異所帶來的變化,也多少讓眾人感到衝擊和被威脅的危機感,他們也只能在無奈中選擇中斷通信。

《我的阿富汗筆友》用輕鬆的筆觸描繪兩個學子相知相惜的友誼,以一個青少年的故事陳述他們的想法,看似無疾而終的結局卻早已萌芽在他們的心裡,思念與未來的可能性仍繼續影響著這兩個人,相信心存友好,便能燦爛彼此的人生。

※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關於阿富汗,以及筆友:

  1. 未曾碰面的20年筆友,窮編劇與舊書店主人因書心意相通
  2. 她被丟石頭、收死亡威脅,因在阿富汗成立了女子足球隊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