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週E書】他們的就是我的,我們的也是我的──你知道就好
Photo Credit: Wiki

【一週E書】他們的就是我的,我們的也是我的──你知道就好

文/犁客

1960年,為了慶祝總統、副總統就職,日本的「矢野馬戲團」應邀來台──這個馬戲團其實和台灣頗有緣分,日治時期就曾經來台灣表演,而且因為當時很受歡迎,所以全台巡迴、在台灣前前後後演出六年,日本總部還把台灣設為海外基地。遇上戰爭,馬戲團經營自然很辛苦,不過矢野馬戲團撐到戰爭結束,能夠再到台灣,該算是美事一樁。

可惜事情不是這麼發展的。

矢野馬戲團本來要在台北市新公園演出,但後來出了問題沒法子使用那個場地,於是轉到三重,結果又與該鎮發生債務糾紛,搞到人獸斷糧,處境淒慘。

為什麼會搞成這樣?

當時台北市曾明文規定新公園不得租借予馬戲團表演,也就是說這個演出最早的安排就不合法規,不過演出的目的是為了慶祝元首就職,所以一旦講了就不得不照著做;於是台北市政府請市議會變更規定,並保證「下不為例」,而當年的議長在議會還沒召開臨時會提案表決之前,就先以自己的職權同意了。接著坊間及媒體傳出「議會收賄」的消息,有的說議會拿了錢,有的說議員拿了招待券,議長因此受到部分議員的強烈抨擊,只得收回成命;結果就變成矢野動物園應邀來台但沒法子在原訂地點表演,只得自己想法子另覓演出場所、甚至出現財務問題的狀況。

現在看來,當年議長的做法實在相當豪邁,要答應要收回都他一個人說了算──其實就在矢野動物園的問題發生時,市議會也在審「機關團體補助費」,就有無黨籍議員認為市政府打算補助的團體都是「有關係」的團體,因此提出質疑,而議長那時的回應也是超豪邁的「你知道就好!」

所謂「有關係」指的昰這些團體有的由市長掛名當理事長(而且是個釣魚協會,這要市政府補助什麼呢?)、有的是議員私辦的機構,還有一個團體用兩個名義拿到兩筆補助──那個團體叫「救國團」。這些有關係的團體,包括豪邁的議長,大家都屬於同一個黨。議長的回應讓我們明白:當時把公帑用這種方法「補助」到特定政黨甚至私人手裡,在那時不僅是公開的祕密,而且進行這種明顯貪汙的行為,還不怕別人說嘴。

其實想想也不奇怪。讓我們再回到矢野馬戲團。剛提過,矢野馬戲團在台灣曾經很受歡迎,還在台灣設了基地,不過在二戰結束、日本撤出台灣的時候,矢野馬戲團的成員們幾乎是兩手空空的離開。

因為他們在台灣的物業,全被當時台灣的執政黨強佔了。

他們的就是我的,我們的也是我的──這個黨早就習慣了,你知道就好。

但我們真的知道嗎?

時日過去,很多事情我們會忘記,甚或因為許多不同訊息而讓記憶產生混亂。新公園變成「二二八和平公園」了,有人爭論救國團算不算政黨的附隨組織,但那些過往是真實存在的,它們其實就在我們生活的這個地方,隱在新的名稱、改頭換面的建物,或者還沒結束的口水爭議之下;我們必須正視它們,才有機會改正過去的問題,不要讓歪掉的東西繼續歪下去。

黨產偵探旅行團》,讓我們一起穿越時空,看看這塊土地曾經存在甚至仍然存在的不可思議。

▶▶看看最新上架的電子書!

延伸閱讀:

  1. 就算那是個電子之夢,夢裡的感情難道就不「真實」?
  2. 沒有什麼「下次能做得更好」,因為永遠都只有現在這麼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