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週E書】就算那是個電子之夢,夢裡的感情難道就不「真實」?
Photo Credit: Unsplash

【一週E書】就算那是個電子之夢,夢裡的感情難道就不「真實」?

文/犁客

漂亮的大提琴手在家練琴,公寓當中的管道輾轉傳來奇妙的聲音,與大提琴相互呼應,讓琴手芳心暗許──不過這個與她合奏的對象不是真人,而是一部有感情的電腦。

這是八零年代矇騙,呃,瘋靡眾多青少年男女(甚至中年男女)的愛情電影《神通情人夢》,原因不只是在那時候「個人電腦」完全還是種新鮮玩意兒、大家還不大明白它到底能幹嘛所以有很多想像,還因為電影的配樂相當好聽,原聲帶在市場上曾經十分暢銷。

當然,那是八零年代。電影裡電腦會出現感情和自我意識的原因是下載大量資料時過熱,然後男主角為了降溫就很沒sense地拿起手邊香檳潑了上去──這種情節安排放在現在要讓觀眾買單恐怕有點困難。但,就算已經進入21世紀第二個十年,我們對於「人工智能」還是有很多想像,而這些想像大多無關它們能夠多「聰明」,而在它們能夠多「像人」。

要想像人工智能(無論是看不見的軟體內在還是看得見的硬體外裝)能夠多「像人」,就得看我們自己認為「人」該是什麼樣子,或者說我們認為人工智能要具備哪些條件,我們才認為它有某些部分「像人」。但就算我們全都生而為人,在「被認定為人」的條件方面可能還是沒什麼共識,相反的,我們罵人時還蠻常會罵對方「不是人」,嗯⋯⋯

重點是,《在一起孤獨》當中明確指出,就算互動程式很基本、外型根本不像人,人類就是有辦法把陪伴自己的人造之物擬人化,或者將其視之為某種「非人造物」。其實,就算沒有任何互動程式的填充玩具,相處一陣之後,我們都可能不會把它單純視為棉花和布料的組合物──我們理智上知道它是人造的,但情感上會把它放在一個奇妙的位置,它彷彿可以算是「活的」,就像電影《玩具總動員》那樣,它們真的自己開始交談行動的話可能會把我們嚇死,但我們隱約相信它們可以這麼做。

從不具人形的填充玩具熊抱哥到宅宅心目中的女神初音未來,無論有形無形,我們可能很難真的討論它們在政治制度層面能擁有多少權利及要盡什麼義務,但我們幾乎都相信它們和「人」有一定程度的重疊;我們可能很難再接受因為潑香檳而有了個性的電腦,但我們或許會好奇某個電玩遊戲裡的NPC有沒有屬於自己的故事線、有沒有可能有什麼關鍵祕技可以讓它們出現意料之外的回應,或者在玩家尚未和它們接觸前它們都在做些什麼?加上日漸成熟的VR、AR技術,我們大概可以預見在不遠的未來,我們會越來越習慣有人造之物與我們互動,而我們會下意識地不把它們當成人造之物。

那麼,你可以讀讀《2073年的電子玩具》。

這是國內年輕漫畫家日安焦慮的作品,關於一個專門debug的程式工程師,一組已經禁用、能夠結合虛擬實境與夢的機器,以及一個遊戲中由系統控制的非玩家女性角色。一開始現實與虛擬是很清楚的,但隨著情節開展,不僅人開始有了懷疑,NPC也開始有了轉變,而且那些懷疑與轉變除了針對對方的虛實,同時也直視自己的存在。

倘若我們現在就在那樣的時代裡,你會不會在某個剎那忽然驚覺:這一切是真的嗎?什麼才是真的呢?這會不會像《神通情人夢》的原文標題一樣,是「Electric Dreams」呢?

而就算那是個電子之夢,夢裡的感情難道就不「真實」嗎?

▶▶看看【日安焦慮最新科幻長篇漫畫・一意孤行,在科技裡尋求溫度

▶▶看看最新上架的電子書!

延伸閱讀:

  1. 沒有什麼「下次能做得更好」,因為永遠都只有現在這麼一次
  2. 所謂的翻譯問題,其實不是翻譯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