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材大地與原鄉部落,描繪屬於自己的真實色彩——專訪一月店長優席夫.卡照
Photo Credit:sandsbook散冊提供

取材大地與原鄉部落,描繪屬於自己的真實色彩——專訪一月店長優席夫.卡照

文/愛麗絲

「每次回台灣,我一定約親朋好友吃快炒一百啊,」優席夫.卡照(Yosifu Kacaw)旅居愛丁堡(Edinburgh)多年,思念的家鄉味,是地瓜葉和芭樂,是便宜好吃的快炒一百;還有,阿美族部落特有、以米酒加海鹽釀造的酒釀雞心小辣椒,更是優席夫在國外視如珍寶的家鄉風味。

藉飲食懷念家鄉,優席夫也帶著一身從小學四年級主掌弟妹伙食的本領,不需食譜,如創作般「憑感覺」下廚,屏棄量匙,手撒簡單調味搭配原味食材,舉凡阿美族部落美食、日本料理、地中海佳餚都難不倒他。

一口白牙,笑容如陽光燦爛,在優席夫身上,似乎沒有過不去的難關。但多年前,當他因合約問題被迫放棄歌手夢想時,內外煎熬使他鬱鬱寡歡,本該展露才華、揮灑色彩的每一天,卻如此艱難,直到他應友人邀請造訪愛丁堡,生命轉了個彎,找到出口。

天生自在的童話國度

優席夫做過許多工作,擔任調酒師時,結識不少國外友人,在他憂鬱沮喪之際,朋友一句問候,讓優席夫一五一十吐露自己為夢想努力的委屈和艱難,並接受朋友的邀請,買了一張單程機票遠走愛丁堡。

愛丁堡是人文薈萃的藝術之都,優席夫笑稱自己走在街頭,常覺得如置身大型美術、博物館,有人曾說蘇格蘭太冷、陰雨綿綿,優席夫一笑置之,他深知那或許只是從未造訪當地者的眾口鑠金,「他真的來過愛丁堡嗎?我們永遠不該從別人口中認識陌生的人事物,更何況如果冷,我們還有威士忌啊!」

蘇格蘭第一大城格拉斯哥(Glasgow)平易近人,「人們往往在認識之初,就像多年摯友般,拉著手把家中阿貓阿狗的事全說了。」而愛丁堡人則如台灣南部人般熱情好客,山景綠意蜿蜒,羊群舒坦親人,當地擁有優席夫口中「現實裡的童話場景」,而在此童話國度中,所有人都能適得其所。優席夫坦言,身為原住民,在成長過程裡他並沒少受有意無意的霸凌,彷彿從出生那刻起,原住民的身份讓他被貼上標籤,膚色、語言、文化都承受不合理的批判,「別人口中的玩笑,說實話我一點都不覺得好笑。」

優席夫曾自我懷疑,得符合社會上某一套同質性的標準,才值得被讚許、值得被愛,那些「和別人不一樣」的特質該被隱藏得理所當然,彷彿一被看穿自己的獨特,臉龐就得泛起熱辣辣的羞赧。然而,在愛丁堡,優席夫天生膚色令當地人羨慕不已,急切詢問曬出一身蜂蜜焦糖色澤的秘方,「我不必符合什麼標準,不需要太多掩飾和努力,就能活得自在坦然。」

仔細思索,優席夫推測或許是大英日不落帝國的歷史,讓他們早早學會包容多元文化,無論族群、母語、膚色、文化背景,每個人都該享有天生自在的快樂,同時尊重所有獨一無二的存在,「畢竟,心寬了,世界就大了,不是嗎?」

真實色彩來自大地與自我

優席夫以自己的姓名解釋阿美族命名規則,是個人名加上父姓/母姓與家族姓氏。 優席夫(Yosifu)源自《聖經》中的約瑟,寓意帶來祝福及豐盛,和反敗為勝的勇氣;卡照(Kacaw)則是父姓,指守望者,象徵能守望本心不負祖先期盼。優席夫透露,自己從母系家族姓氏 Cidal ,即阿美族語的太陽,「我是太陽族系的孩子喔,很酷吧!」引以為傲,優席夫正身體力行口中「原住民裡最不低調的民族」的阿美族精神,自信且耀眼地活出人生。

創作之初,優席夫多以西畫為主,直到公益平台基金會董事長嚴長壽鼓勵他回到根源,讓他回望一路餵養自己靈魂的部落文化,成就筆下大膽鮮明的濃烈色彩。每次作畫,優席夫有屬於自己的「招靈感儀式」,信仰虔誠的他習慣禱告,「從上帝那 download 靈感下來啊,這很有用的!」

優席夫熱愛音樂,創作時自然有音樂相襯,多視當日繪畫風格搭配。熱情洋溢的拉丁樂曲,舒米恩、以莉.高露等原民旋律,古典樂如安東尼奧.韋瓦第(Antonio Vivaldi)的《四季》,和新派爵士 Bossa Nova 都相伴左右。優席夫笑稱自己如過動兒,只有作畫時能稍歇片刻,而靈魂自筆下奔放,描繪一切取材自然、探究自我的真實色彩。

談及最喜歡的顏色,優席夫不假思索選擇桃紅色與藍色。桃紅色是火龍果的顏色,是豔麗快樂的濃烈,甚至帶點螢光的高調;藍色是太平洋,是地中海,是愛琴海,是天際海洋所有濃淡澄澈的一切。相信自己的獨特,無論完美與否都值得被珍視,優席夫描繪屬於自己的真實色彩,一如自畫像《 I Hear Myself 》中的自信笑容,知道此時此刻,鏡中所見就是最好版本的自己,獨一無二。

✨一月店長選書✨

延伸閱讀:

  1. 名字怎麼取?原住民很有一套
  2. 很多人會問我是不是原住民,起初我對這件事非常反感
  3. 屁股蛋好笑,因為原住民族無權決定什麼是莊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