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布魯諾.舒茲 在卡夫卡生前得以出版的作品有如鳳毛麟角。由於卡夫卡對自己的作品抱著重大無比的責任感,並且以崇高的、宗教般的神聖態度看待創作,這使得他無法滿足於任何成就,只能一篇又一篇地扔棄那些充滿神來之筆的傑作。只有一小群好友才有機會在那時候就看出,卡夫卡即將成為一位格局宏偉的創作者,他把那終極的任務攬到身上,辛苦地奮鬥,試圖解決存在最深奧的課題。 完整文章
我的寫作全都圍繞著你,我的寫作不過是在傾訴無法在你懷中哭訴的那些事情。這是我對你刻意延長的告別;只不過,這個告別雖然是你逼我做的,但它卻正依循我確定的意向前進著。 ──法蘭茲‧卡夫卡 文/群星編輯室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