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週E書】這類事當事人不好說,真說了又不見得可信。《判決的艱難》

文/犁客 1980年代,美國加州一名母親指控,她把孩子送到一家當地的日間托兒中心,而經營這家托兒所的麥克馬丁家族成員,夥同她的前夫,在托兒中心裡性侵了她的孩子。現存的媒體資料,有的指出該名孩童當時否認曾遭侵害,有的則說他證實曾經受虐。不過,那名母親還指控了其他事項,包括托兒所的成員與動物發生性行為,…

【一週E書】好吃又有知識,快讀一本,每回去點餐都拿一百分!

文/犁客 熱炒店或海產攤的菜單當中常會見到「龍珠」,這菜大多搭著強烈的葱蒜香氣,加上「龍珠」本身富有彈性、嚼勁十足,吃起來齒頰留香,點過的人大多喜歡,當成一道菜來配飯蠻好,當成下酒零食配酒更讚。 有的人會說「龍珠」就是「魷魚嘴」(正確說是頭足綱動物的嘴囊,魷魚當然是,花枝、烏賊、章魚等等都屬這綱),…

【一週E書】混炒上桌而且讓你一吃大驚的大膽行徑──今村昌弘的「特殊設定推理」

文/犁客 近年有越來越多關於「特殊設定推理」的討論,彷彿它終於成了一個「推理」當中的「子類型」。「類型」的狀況常是這樣的:大多數創作者都遵循某些規矩,讓作品被劃歸為某個類型,然後有一個人試著不要那麼守規矩了,結果弄出來的東西很有趣,大家也很愛,仍把它劃歸在同一個類型裡。而不怎麼守規矩的方式變成一種新…

【一週E書】你還記得烏克蘭嗎?

文/犁客 你還記得烏克蘭嗎? 2022年2月,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的前幾天,國內媒體有不少相關新聞,大致上譯自國外媒體,畢竟俄羅斯先前動作很多但大家都不知道普丁會不會真的動手或什麼時候動手,國內媒體的預算又很拮据不大可能讓一組採訪記者一直在國外等著;再說,或許有些媒體高層壓根兒不認為國內的閱聽大眾會關心…

【一週E書】研究怪物,為的是看看自己心裡最幽暗的角落

文/犁客 「為什麼不可以殺人?」 伊坂幸太郎小說《瓢蟲》裡有個角色一直問這個問題,田村由美的《勿說是推理》也有個角色問這個問題;《瓢蟲》裡的那個角色把很多人問得啞口無言,接近結局時才被另一個角色用答案擋住(還反咬了發問的角色一口),《勿說是推理》那個角色因為馬上遇到更話癆的主角久能整所以很快就住嘴了…

【一週E書】可以解悶,也可以討論,可以耍笨,也可以構建出一套理論

文/犁客 上個世紀的後半,台灣各級學校理論上仍把漫畫視為敗壞風氣的毒物、扭曲思想的垃圾;政府沒有禁止漫畫出版,但訂定了嚴格而且無謂的審查規範(例如規定動物的叫聲要用哪幾個字,不過這種無聊規定也就罷了,當時還有漫畫家作品送審後被指出該作會讓小孩胡思亂想所以無法通過,原因是該作中有一隻講了幾句話的狗──…

【一週E書】如果你趕流行轉生到了異世界,你會需要《如何成為屠龍英雄?》

文/犁客 曾經何時,大家動不動就被轉生到異世界。 可能要先死掉才會轉生,但也可能無緣無故就轉生了;轉生後可能得當勇者,但也有變成村民、史萊姆或者蜘蛛的例子(或者被性轉──不過和連物種都變了的狀況相較,性轉好像也就不算什麼了⋯⋯吧?);轉生後多數位於某塊大陸,少部分待在地下迷宮;遇上轉生的大多數就一般…

【一週E書】用頑強的髒話和溫柔的心面對世界,《麥田捕手》

文/犁客 耶誕節前夕,一名17歲破少年被寄宿學校退學──這不大妙,不過也沒什麼大不了,破少年不是那種被學校宿舍扔出去就得流落街頭的類型,他口袋還有錢可用,所以打算先收拾行李,找家旅館混個幾天,耶誕連假本來就快到了,就當是提早放假;悠哉一陣子之後,家裡大人應該已經接到他的退學通知、好好消化沉澱過了,屆…

【一週E書】素雞和還沒來的未來──「瘋狂亞當」三部曲

文/犁客 前幾年有個都市傳說(其實現在仍然繼續流傳中),指稱某國際連鎖速食業者販售的炸雞,並不來自我們熟知的那種雞,而是來自另一種,呃⋯⋯應該算雞但又不大算雞的雞。這種應該算雞又不大算雞的雞究竟如何神奇,有種種說法,有的說牠會有六隻翅膀四條腿,有的說牠是被製造出來的所以沒有腦袋,有的說牠不吃飼料單靠…

【一週E書】人家可以親戚不計較,但我們得和他們計較。《總統的親戚》

文/犁客 歷史上多的是跨階級的戀愛故事,不同時代有不同版本,不過本質上相當類似,封建時代講的跨階級大概就是貴族與平民,民主時代的跨階級大概就是政商名流與⋯⋯嗯,平民。當然有的故事裡,平民看起來該是貧民,不過因為貧窮所以活得很辛苦和因為貧窮所以幾乎活不下去其實並不相同,要發展戀愛情節,角色們好歹還是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