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犁客 好小說是種神奇有趣的存在。 例如韓國作家金琸桓以2015年MERS在韓國爆發流行的事件為背景撰寫的《我要活下去》,故事角色的情節是虛構的,但那是種真實情境裡建構出來的,對於韓國為什麼會成為除了中東之外少見的MERS疫區、一個境外傳染病如何造成大規模感染,也有相當詳實的記錄。是故,《我要活下去》會是除了現實紀錄之外,另一種理解當年事件各個面向的資料──雖然它是小說。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對於一個出生在二十世紀的人來說,二十一世紀最奇妙的事情之一可能是漫畫改編電影的大量出現,美國自然是大宗,日本也不少;其實如果九零年代在戲院看過電腦特效可以做出多神奇的畫面(記得《侏羅紀公園》嗎),大概不難想像漫畫裡的誇張華麗能夠在真人電影中精采重現,但真正神奇的,其實不是特效(雖然很多人可能覺得是)。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大家常在網路上看到某種類型的圖片,圖像來源包羅萬象,從新聞畫面、電影片段、動漫電玩到素人照片,配上不同文字,有的是一針見血的嘲諷,有的是莫名其妙的搞笑;同一張圖片可能被配上無數套不同文字,同一套文字也可能被搭上無數張不同圖片,圖片和文字的原始創作者大多無法知道這些東西在網路上有多少不同的變化、流傳到世界上哪個人的電腦和手機當中。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我們大多數人都覺得北歐是個好地方。 北歐的設計簡約又有品味,北歐的音樂冷靜包裹熱情,北歐的社會福利很好、重視人權,沒有資本主義的銅臭味,也沒有極權政府的跋扈官僚。除了對我們亞熱帶居民來說那裡可能冷了點兒,不過想像起來應該是個很適合居住的地方。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有個孤獨的女高中生。 很多人在青春期會感到孤獨,只是他/她們面對的方式不同。有的人會因此嘗試培養興趣嗜好,有些人會相當熱衷團體活動,有的人選擇追隨意見領袖──這幾種模式常會混在一起,而無法融入這些模式的人,則可能成為這些模式進行流程當中的必要消耗品。例如,一個「其他人形成團體後跟著意見領袖一起忽視或霸凌」的人,大家透過聯合對付、孤立這個人,來證明自己這群人並不孤獨。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從紙本書跨進電子書,最難克服的不是文字書,而是圖像書。 雖然電子書的圖像可以放大縮小、更適合用不同比例欣賞整體或細節,更容易做色彩校準、而且長期維持正確色澤,更易攜帶更易保存,但用電子書看圖像書就是不大對勁。 有部分原因在於,某些圖像書的設計會一併把紙質、開本大小、翻閱狀態等等考慮在內,那樣的圖像書是一個整體,單把圖像抽出來單獨看,比較沒法子獲得創作者原來想要傳達的概念。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