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犁客 如果你到法國巴黎旅行,除了熱門景點之外,或許可以到蒙馬特第十八區走走。你會在一處街角發現一座古怪的塑像,塑像的頭、手及一條腿伸出牆外,其他部分隱在牆中,看來像是這人正要同手同腳地穿牆而出,但被卡在半途。 這座塑像的長相用了法國作家馬歇爾.埃梅的臉,半陷於牆中的姿態則取自埃梅最有名的短篇《穿牆人》。 完整文章
文/犁客 20世紀從六零年代進入七零年代的那個時候,有個加拿大的八歲男孩看著鏡子,覺得自己超會做表情。各式各樣的表情。一個孩子發現自己很會扮鬼臉,大約就會變成團體裡的開心果,不過這男孩想得更遠一點,他練習了兩年,十歲時寫信給當時著名電視喜劇節目《卡羅伯內特秀》的主持人伯內特,說自己根本已經是個表情大師,伯內特應該慎重考慮讓他成為固定班底。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大約十年前,一個戲劇系教授辭了教職,搬到台北市臥龍街一帶的一戶公寓單位獨居。 這個教授,嗯,前教授,姓吳,單名一個誠字,看很多事都不爽──這是他離開學校、劇場以及家庭的原因之一,但不見得是唯一原因,吳誠幹很多事都是因為一時情緒激動(或者喝得太多),事後嘴上不認錯,心裡很後悔。 完整文章
文/犁客 目前全球人口大約有50%住在城市裡,預估在2030年前可能會超過70%;關於2030年的另一項預測,是全球人口當中,會有40%左右獨居。 把這兩個數字放在一起,會看到一個奇妙的想像畫面:全世界超過一半的人住在人口密度較高、很容易遇到其他人、必須和更多人共享生活空間的地區,但這其中也有一半左右的人,其實並沒有和其他人同住。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