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犁客 在街上看到女子,男子推推身旁朋友說「那個好恐龍」,告誡自己相熟的女生「妳不要沒化妝就跑出去嚇人」。讀到女子遭遇各式騷擾的新聞,男子推推身旁朋友說「女生出去就是自己要小心嘛」,告誡自己相熟的女生「妳不要穿這樣出去我是為妳好」。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手塚家的孩子1928年出生那天,也是明治天皇生日──雖然中間隔了七十幾年,但因這個巧合,手塚家的孩子,被取名為「治」。 手塚家的孩子小學快畢業時,第二次世界大戰開打;他親眼見過戰爭的殘酷,不過還算是平平安安地度過了那段時間,而且在學的成績還不錯,二戰結束那年,他考進大阪大學附設醫學部。 完整文章
文/犁客 1989年2月,一本漫畫雜誌在台灣書市出現。十六開本,內頁黑白印刷,不厚,最初連載的漫畫只有三部,價錢不貴,只要30元。 這本漫畫雜誌叫《星期漫畫》,從刊名就知道打算做的是週刊;雖然一開始只有三部連載,但那三位漫畫家都擁有怪物級的技法。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有的人喜歡錢。有的人喜歡權。有的人都喜歡。有的人都不喜歡──至少他們是這麼說的。 喜歡錢或喜歡權的原因不難理解,但有時一個人喜歡錢到某個程度,例如已經擁有這輩子花不完的錢了但仍一直在想怎麼掙錢的那種人,不免就讓人覺得好奇──喜歡錢的原因大抵就是在資本社會當中,錢可以買到很多很多,但如果我已經有怎麼花都花不完的錢了,那我幹嘛還一直想賺錢?我應該滿腦子想怎麼爽爽花錢才對啊!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幫會形成大約有幾種原因。一個是一群人想幹些權力階級不想讓大家幹的事──不一定是「壞事」,像「反清復明」這種會讓你一看就覺得好棒棒的事也算──而做這些事可能需要更多人需要更多錢等等,這群人於是會開始分工、形成某種制度去做這些事。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好小說是種神奇有趣的存在。 例如韓國作家金琸桓以2015年MERS在韓國爆發流行的事件為背景撰寫的《我要活下去》,故事角色的情節是虛構的,但那是種真實情境裡建構出來的,對於韓國為什麼會成為除了中東之外少見的MERS疫區、一個境外傳染病如何造成大規模感染,也有相當詳實的記錄。是故,《我要活下去》會是除了現實紀錄之外,另一種理解當年事件各個面向的資料──雖然它是小說。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對於一個出生在二十世紀的人來說,二十一世紀最奇妙的事情之一可能是漫畫改編電影的大量出現,美國自然是大宗,日本也不少;其實如果九零年代在戲院看過電腦特效可以做出多神奇的畫面(記得《侏羅紀公園》嗎),大概不難想像漫畫裡的誇張華麗能夠在真人電影中精采重現,但真正神奇的,其實不是特效(雖然很多人可能覺得是)。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