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犁客 1989年,這世界多了一個工程師。 這個工程師沒有做出劃時代的新產品,但也沒有造成毀滅性的大浩劫;他的思路完全是個工科阿宅,體能很差,穿著規矩,一直沒有什麼異性緣──總而言之,你想像中所有屬於「工程師」的刻板印象,都能在這個工程師身上發現。他會和同事講只有阿宅才懂的笑話,他會被老闆交付根本不可能完成的任務,他會身陷會計數字的地獄當中,他還會被他自己養的狗奴役。 他叫「呆伯特」。 完整文章
文/犁客 三個人到旅店投宿,協議合租一個房間、平分房費。櫃檯職員提供一個有三張床的房間給他們,該房間一晚要價30元,所以職員向每個人收了10元。三人進房之後,職員發現當時正值旅店的促銷時節,該房間一晚價錢由30元降到25元,所以理應退還5元給三名房客。職員拿了5元走向房間,想起三人無法平分5元,所以自己私吞2元,把3元退給三人,每人1元。 完整文章
文/犁客 英國的倫敦塔在古早時期曾經發生過貴族成員的謀殺案──身有殘疾、心性扭曲的理查三世,為了謀奪皇位,把有皇位繼承權的兩個姪子關在塔裡,偷偷派人殺了。 不少英國人知道這個故事。但這並不是歷史上真正發生過的事。 約瑟芬.鐵伊在《時間的女兒》讓跌斷腿很無聊的警探主角去查了這樁數世紀前的陳年舊案,警探發現理查三世不但根本是個好人,而且替他翻案的調查已經有好多研究者做過、也出書講過了。 完整文章
文/犁客 這幾年國內出版不少關於寫作技法的解說作品,談虛構創作的較多,談非虛構寫作的相對少一點,不過無論哪一種,都相當受到讀者歡迎──當然,本身在出版業工作的讀者可能是這類書籍的目標讀者群之一,但以銷售來看,這類書籍吸引到的絕對不止出版從業人員。這種市場反應相當有趣,因為它可能代表了幾件事。 完整文章
文/犁客 1972年,一個住在美國、懷抱著寫作夢想、但是覺得自己寫得很爛的年輕英文老師,氣沖沖地把自己還沒寫完的手稿扔進垃圾桶。畢竟他已經結婚當爸爸了,但家裡的經濟狀況不大行,光有作夢的勇氣是沒法子生出奶粉來的,把時間花在寫作上不如去多找一份兼差。 隔天,那份手稿又出現在他桌上。 完整文章
文/犁客 三十一年前,1987年,日本漫畫刊物《週刊少年Jump》連載了一部新漫畫。 創作這部新作品的漫畫家,先前是另一位前輩漫畫家原哲夫的助手,而原哲夫最有名的作品之一,就是揉合以暴制暴、傳奇武術、熱血戰鬥和末世風景,從家族麻煩一路搞到拯救世界最後又繞回來解決家族麻煩的《北斗之拳》。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幾年前《鋼鐵人馬斯克》不會讓人變成新創鉅子,但透過閱讀這些寫得很好的傳記,我們得以一窺某些不平凡從平凡當中掙出的瞬間,或者某些平凡逐漸朝不平凡行去的經過。 美國前第一夫人蜜雪兒.歐巴馬最近出版的自傳,書名就點明了這點。 讀了她的自傳,不會變成下一個第一夫人,也不會嫁給歐巴馬。但知道她是如何《完整文章
文/犁客 伊莉莎白.霍姆斯出生在1984年,金髮大眼,長相漂亮,家庭環境相當富裕──感覺佔盡新生兒可以獲得的所有優勢。霍姆斯的父親擔任過私人企業的總裁級高階主管,以及美國幾個公家單位的行政官員,母親則是美國的國會議員;她高中時對電腦有興趣,曾說自己生平第一樁買賣,就是把程式語言「C++」的編譯器賣到中國的大學去。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