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夏民 愛卿並不是滔滔不絕的受訪者,在她身上,我彷彿看見了傳統家庭婦女的縮影:安靜、溫柔、有問必答,在必要的時候,會展現自己堅定的一面。 她在我們事前提供的問卷上寫道,自己是一隻溫馴的兔子。「我大多都是配合別人,比較缺少創意,這點我還在努力。」 完整文章
文/陳夏民 某天,我騎車帶老媽去附近的火雞肉飯餐廳吃午餐。日頭熱,我請老媽先進去,停好車子後,便向老闆點菜。才一進門就坐,老媽便鬼鬼祟祟壓低聲音說:「櫃台那個太太,應該是老闆的媽媽,以前住在我們榮華街。你小時候那一條刻著吉祥如意的玉珮,我就是跟她買的。」 我回頭望,根本認不出來她是誰。待老闆送上火雞肉飯和幾道小菜,老媽舉起筷子,忽然失魂般盯著那盤涼拌茄子,「為什麼他們的茄子這麼紫?」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