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曾寶儀 與人談話或溝通時,有些人總無意識地用話語把所有時間填滿,以為要拚命說話才叫做溝通,殊不知,其實有時候無聲勝有聲。 二○一八年的「池上秋收稻穗藝術節」就是最佳佐證。 「池上秋收稻穗藝術節」已邀請我主持七年了,對我而言,如今每年秋天回到池上就像回家一般喜悅。 完整文章
文/曾寶儀 第10堂 別人的閃光點 這麼多年主持工作下來,我覺得主持給我最好的訓練,是我能夠在最短的時間內找到一個人身上的「閃光點」。 而我非常珍惜這些閃光點。 有時候主持只有三、五分鐘,例如人物訪問。我必須要在短時間內捕捉到受訪者的閃光點,而且還必須讓觀眾能看到那個閃光點,從好的角度切入話題,並且用大家都聽得懂的話來凸顯那位受訪者、或是商品。 這是一個好的主持人需要具備的能力。 完整文章
文/陳心怡 採訪李運慶之前,有點焦慮。 google了他的資料,前幾頁都是緋聞;雖然維基百科上洋洋灑灑列了一長串入行十多年的作品,橫跨電視、電影、MV、主持、廣告,但得老實說,我找不到切入點;第一次演出舞台劇《明晚,空中見》,雖然是女主角的情人,偏偏這是母女兩人為主的劇,他戲份也不多。怎麼辦?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其實我很害羞,也害怕不確定的事;」許悔之笑著說,「我不擅長眼神接觸,是總在尋求某種內、外平衡的高敏感族群。」 許悔之從有鹿出版創社時就擔任總編輯,一做十年。在這之前,許悔之不但在副刊、雜誌及出版社當過主編和總編輯,也拍過飲料廣告、主持過電視節目──身為詩人,當編輯比較好想像,在螢光幕前亮相就比較少見了,更何況那是沒法子可以隨手自拍自錄完成影像就上傳到網路的時代。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