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瑞秋.霍利斯;譯/謝慶萱、童貴珊 我是一個工作狂 我不想輕描淡寫,「工作狂」這個字眼對我而言是沉重的,坦承這件事也讓我心痛。如果要讓自己不要太難過,或許應該說:我是「正在復原中」的工作狂。 正在復原中的工作狂,這告白讓我不安和羞愧,一如我向你們坦承其他方面的成癮時。雖然我對自己過去好幾年的症狀瞭若指掌,但還是特別上網查了有關「工作狂」的定義:總是感覺自己不得不過度工作的人。 完整文章
文/瑞秋.霍利斯;譯/謝慶萱、童貴珊 「愛惜身體」定義你是誰 我在很小的時候,就根深蒂固地認同這樣的審美觀:「苗條的才是美女」。瘦子比較容易墜入愛河,身邊往往還會配上帥哥丈夫。她們的事業也相對比較成功,而且都是好媽媽,總是穿著漂亮體面的衣服。我忘了自己是否曾經說出這些想法,但這肯定是我長久以來深信不疑的中心思想。 完整文章
文/瑞秋.霍利斯;譯/謝慶萱、童貴珊 我必須坦承這件事……我連腳趾都需要除毛。真的。有時候(當然不是常常)在洗澡時,我低頭看見腳趾上的毛,已濃密到足以綁條辮子。真是太尷尬了!我趕緊拿起剃刀把它刮乾淨,讓腳趾恢復絲綢般光滑。 這件事一直是我的祕密,真的很難承認,除了某次在大一的英文課上,我對一個女生開了腳毛的玩笑。噁!過了這麼多年,我仍然覺得自己是一個混蛋。事情是這樣的……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