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伊格言、陳夏民 問一:《你是穿入我瞳孔的光》(洞穿版)在2011年9月出版,而《與孤寂等輕》在2019年情人節上市,請問伊格言在這段日子之間,對於生命最大的領悟或是想法上的改變是?而這些想法,是否也影響了《與孤寂等輕》的創作或是作品當中的世界觀? 完整文章
採訪對談/黃子欽;整理/陳怡慈攝影/蔡仁譯;作品提供/王春子 ➨➨上集回顧:【黃子欽的設計嘴,泡】就是有趣跟好玩吧,要不然為什麼要做?──與插畫家王春子對談(一) 在「小」與「有限」中玩出自我觀點 講到這個可以聊一下,幾年前雜誌業有一個概念,用「小」這個概念。但我覺得這個小要去思考,是指題材的小?還是規模的小?還是接觸時候的輕巧?小其實可以意指很多方面。你對於小的想法與概念又是什麼? 完整文章
文/Miffy 「正義」得到了伸張,諸神之主跟黛絲所開的玩笑到此結束了。 哈代寫的《黛絲姑娘》是個如希臘悲劇般的作品,女主角黛絲做為一個悲劇英雄,承受的絕不只是命運之神對她的無情,更是維多利亞時代社會價值觀的犧牲者。命運之神的捉弄雖然讓她無處可逃,但真正逼死她的不是神,是人,是人對女性的不公不義把黛絲推向痛苦的深淵,是人把純真善良的黛絲當成獻祭品,滿足嗜血的傳統父權體制。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