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小令;人物攝影/吳翛 Wu René 菸抽完了,天即將明。我把人聲還給街,它把腳步還給我。——〈步行的人〉,《神在》 午後起風,溫度連掉好幾,冷冽的巷弄,像清晨般,將醒未醒的寒涼。 崔舜華身著輕飄的赭紅罩衫,一進門,彷彿捲起一股金色氣流,「我不需要這個。」她遞回紙本列印的訪綱,直接開口:「我們就暢所欲言吧。」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我一直覺得小說家有特殊的心智結構。」崔舜華吸了口菸,扭過脖子吐出煙箭。 出版過《波麗露》、《你是我背上最明亮的廢墟》,前陣子剛出版第三本詩集《婀薄神》的崔舜華,其實是個雜食的小說讀者。「我喜歡推理小說;」崔舜華說,「卜洛克、錢德勒、漢密特、克莉絲蒂──那是考研究所前,在圖書館讀完書,對自己的犒賞。我也喜歡村上春樹,啊對了,我很喜歡吳爾芙。」 完整文章
文/崔舜華 病妻手記 1 我像那些為胃病所苦的作家變得多疑 仲夏黃昏迂緩的劇場在我的髮裡 靜謐地排演 我舉起野莓形狀的乳房 給每一個躁動的小人侏儒餵養乳汁般的燈光 天黑時,第十一隻烏鴉迴折地飛下 我遲鈍地收集葉子,書籤,燧石 燉煮你雪白的襯衫和粥湯 再一天,我等待 感受臟器裡不安的循環 像一座巨大憂悒的城堡 布滿迷宮般的房間,供我遊戲 2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