衰毛主角與憂鬱企鵝,示範如何誠實道德地活著──專訪《企鵝的憂鬱》作者安德烈.克考夫

文/犁客 隊長經過,看見一名士兵帶著一隻企鵝站在路旁。 「帶牠去動物園。」他下令。 幾天後,隊長開車經過,又看見那名士兵帶著企鵝在路邊。 「你是怎麼搞的?」他說:「我不是叫你帶他去動物園了?」 「報告隊長,我們去過動物園了,」士兵回答:「還去了馬戲團,現在要去看電影。」 《企鵝的憂鬱》這部奇妙的小說…

讀《夜巡者》恍如喝伏特加──一口飲盡,滋養靈魂

文∕丘光 莫斯科的隆冬天黑得快,差不多下午三點就灰灰濛濛,每當雪花慢飄,尤其令人神思恍惚。在這似暗非明的時刻,特別給人一種不知所措的尷尬、一種該工作維生還是該休息作夢的猶疑。《夜巡者》就是走在這般冬夜時分雜錯著現實與夢境的路上,領著我們看看莫斯科的生活與幻想。 讀這本小說的滿足感是厚而不膩的,它用奇…

契訶夫也寫愛情小說!?──《帶小狗的女士》

對於契訶夫這位十九世紀中後葉的俄國作家,多數讀者們對他的普遍印象是他是一位關懷社會底層、具人道主義精神的作者。因此他的短篇小說及劇作,多是描繪小人物的日常生活,透過這些故事,傳達他對貧苦人民的深切同情。 但是出版《帶小狗的女士:契訶夫小說新選新譯》的出版社櫻桃園文化,卻十分用心地從契訶夫的小說全集中…

俄國詩歌的月亮──萊蒙托夫

「我曾經有過崇高的使命,因為我感覺到我心靈充滿無窮盡的力量……可是我猜不透這使命,我沈溺於空虛無益的男歡女愛;我從慾海滔滔的洪爐中走了出來,變得又硬又冷,就像鐵一樣,可是我卻永遠喪失了人生最美麗的花朵,也就是追求崇高目標的熱情。」 ──《當代英雄》 俄國經典作家萊蒙托夫的小說《當代英雄》,竟讓遍覽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