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在夏目漱石(及少數醒者)心中「慘勝」的日俄戰爭,卻是全日本舉國上下意興風發、備覺足以與西方列強一爭長短之際。 與憂心忡忡的潄石試圖透過一部《三四郎》發出警語相反的,幾部彰顯大和民族自信心的著作紛紛出版。 由思想家內村鑑三以英文寫就的《代表的日本人》便是其一。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