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蓋瑞.史密斯;譯/劉清山 在災難性的滑鐵盧戰役的前夕,拿破崙於早餐時宣布:「威靈頓(Arthur Wellesley)是差勁的將軍,英國士兵是一群烏合之眾,而我們將在午飯之前解決戰鬥。」對許多人來說,這個故事再一次證明了法國人討厭而又毫無根據的傲慢。 不過,美國運通(American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