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栞 「推理不管是哪個階段,都是我人生很重要的朋友。」即將在十月和台灣推理作家協會理事長冬陽共同主講「週五懸疑劇場」活動的木馬文化社長陳蕙慧這麼說著。兩位同為推理小說的重要推手,這一次的活動,正是要將歷來的閱讀經驗以及獨到的視野分享給讀者。 完整文章
文/瑞貝卡.韓德森;譯/張靖之 「我能做什麼?」這是我最常被問到的問題,無疑也是最重要的問題。 我們很容易掉入一種陷阱,以為只有英雄才能改變世界。然而,現實世界不是這樣運作的,成功的領導者是眼見改革浪潮已風起雲湧,於是順勢而為。美國的民權運動不是馬丁·路德·金恩(Martin Luther 完整文章
文/瑞貝卡.韓德森;譯/張靖之 過去十年來,使命感可以提高績效這種觀念,幾乎成為大多數人的看法。在一項調查中,每五位執行長中就有四位同意,「企業未來能否成長和成功,取決於是否找到以價值觀驅動的使命,並在利潤和使命之間取得平衡」,以及「賦予員工切身的使命感,讓他們有機會做更加以使命為導向的工作,不管對企業還是對員工都有好處,是雙贏的作法」。 完整文章
文/岸政彦;譯/李璦祺 長久以來,我都搞不懂「慶祝生日」的意義是什麼,直到最近我才終於理解。我一直不明白,為何光是「在那個日子出生」,就得要接受或給予「生日快樂」的祝賀?我想,也許是因為只有在那一天,我們才無須成就任何事,就能得到祝賀。生日是每個人都能在一年之中,輪到一次的日子。明明什麼也沒做,只是迎接那一天的到來而已,就能得到來自他人的祝賀。這就是所謂的生日。 完整文章
文/北海魚 這個新年我過得很特別,在回南部老家的五天中,讀了一本有關新年新希望,很應景的書《發現你的天職》。 今年二十五歲的我,大學畢業後曾在職場工作一年,接著回到學校讀研。雖然一路上面試工作、申請學校都不知道回顧過往、思考自己的人生方向多少回,但剛到研究所的這半年,思考自己的研究方向、乃至畢業後規劃,心裡還是充滿著困惑與焦慮。 完整文章
不管是在演講時帶討論,還是真正跟別人討論議題,偶爾會遇到一種意見,認為誰是誰非就看「規則怎麼定」,或看「相對於怎樣價值觀的社會」。 round one :「所以大家覺得高中生應該穿制服嗎?」 :「校規有規定就應該穿,否則就不用」 :「…那校規應該要規定大家穿制服嗎?或者校規有權這樣規定嗎?」 :「這方面就看法律怎麼說」 round two 完整文章
文/犁客 這本書不是這幾年剛出版的新書。它初次出版的時間是1932年,將近九十年前,現在在閱讀這篇文章的讀者絕大多數(很可能是全部)當時都還沒出生。 但這本書也不是「早就出版但一直沒有被翻譯進來」的那種多年來與國內讀者緣慳一面的經典。它在二十世紀的七零年代就出版過繁體中文譯本,多年來還有過幾回不同版本。 可是這本書還是很值得在專講新上架電子書的【一週E書】裡,特別談談。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