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新世代的困境,22K的惡法,什麼台灣年輕人缺乏狼性,社會hen公平等等這類的話題,其實已經討論了好幾年(#喂不是說好不戰這個)。更慘的是每當有些人被破格任用拔擢,當上了什麼總經理還董事長的,就會被人家檢討每個月爽領多少之類的。 完整文章
【島讀X圓神】共同策劃「天上人間大亂鬥」系列講座第二彈,邀請《崩壞國文》作者謝金魚和中興大學中文系副教授、《讀古文撞到鄉民》作者祁立峰對談!台北細雨綿綿,閱樂書店座無虛席,兩人話題無所不包,從唐代魯蛇聊到元白CP,兼論唐代女人的逼哀! 失敗了怎麼辦?想想司馬遷獲得安慰 完整文章
上次介紹了古典時期第一個專業辭賦家宋玉,還有他的那篇看似搞笑惡戲,實則諄諄諷諫的〈登徒子好色賦〉,到底宋玉和登徒子誰比較好色,這可能得去問八卦版,然較之此篇,宋玉另外兩篇連作〈高唐賦〉與〈神女賦〉,才真正為其代表作,我們爾後的許多成語,包括言小最喜歡講的「巫山雲雨」典故,即是由這兩篇賦申衍而出。 完整文章
我們定義詩,總喜歡引「詩言志」這句儒家的美學教養當作標準答案——詩歌的功能在於表述雅正的志向,具備教化功能。但即便如此,就我所知的文學作品中,不把鄉民最愛創作的藏頭詩列入的話,情詩終究還是比言之諄諄的作品更具備感染力,比曇花短,比愛情長。 完整文章
近來侯孝賢導演改編自唐傳奇的《刺客聶隱娘》在國際影展大放異彩,很多同學問起「唐傳奇」、這個他們略顯陌生的體類。 「傳奇」本指「非奇不傳」,多半出自文人手筆,主要拿來當抬槓的話哏或科舉之前的溫卷,因此只能算是小說的濫觴,即便有一些小小淒美的情節轉折,但一方面篇幅不長故事受限,二方面其中角色多半為才子與佳人,一開口就文謅謅,可讀性不甚高,也無怪比不上唐詩來得經典。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