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瑪麗法蘭絲.伊里戈揚 法裔美籍文學批評家、人類學家雷內.吉哈爾(René Girard)說,原始社會的集體敵對性製造出無差異的暴力狀況,是經由仿效而散播開來,而且唯有在犧牲的儀式中才能找到出路,透過將某個人或某一群人指責為應對暴力行為負責,並將其驅逐(甚至是殺害)而完成。 完整文章
說到暴力,大家想必並不陌生,腦海中更可能浮現著各種殘酷、可怕的畫面。認真說來,無論是學校老師的體罰或者來自同儕、親人或者陌生人的肢體暴力,都會對我們身心造成一定程度的傷害。但是,你可能沒有想過,言語的霸凌或精神虐待,將可能帶來更為巨大的傷害!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