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小時候,說不定曾在某處與那個被歹徒利用的男孩擦肩而過⋯⋯

文/臥斧 ※原刊於【Medium】,經原作者同意轉載 如果受邀講「將真實案件寫進小說」之類的題目,有時俺會提到李師科。 1980年1月,李師科用土製手槍殺了一名台北保安大隊的警員,搶走對方的配槍;兩年後的1982年4月,李師科拿著這把警槍,戴著假髮、鴨舌帽和口罩闖進銀行,搶走新台幣五百多萬──這是台…

除了守法,更要知法:法律白話文運動《召喚法力》新書發表會側記

文/林宣瑋 白話文運動的根源可追溯自五四運動,今年也剛好是五四運動的一百週年。儘管白話文已經走入民眾的生活,但許多艱澀難懂的法律文字仍然尚未「白話」,依舊像天書一樣。為了解決這個難題,一群有志的法律人成立了「法律白話文運動」網站(簡稱「法白」),用淺顯的文字來解釋晦澀的法律。除了網路之外,他們也將心…

【黑水・私觀點】乾女兒刀下 VS. 乾女兒床上──管仁健讀《黑水》

文/管仁健(文史工作者) 原刊載於新頭殼,已獲作者授權轉載 「真相是沒有寫出來的部分。因此,歷史永遠是一本失傳的典籍。」 這是平路《禁書啟示錄》裡對「真相」與「歷史」所做出的定義。拜網路之賜,年輕鄉民只要敲幾下鍵盤,孤狗大神就能上通專家整理的維基百科,下達十方大德奉上的懶人包,成了年輕鄉民認識歷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