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金炫我;譯/謝麗玲 女病患確診的那個混亂夜晚,我買了牛膝骨湯放到媽媽面前,然後戴著口罩坐在遠處。媽媽的腳仍然發腫,走路一瘸一拐。她碰都沒碰牛膝骨湯,逕自哭了起來,好像自己的女兒已經感染了 MERS 一樣。 媽媽像是死期將至的獨立運動人士,以悲壯的語氣說:「我要待在這裡。要死一起死,要活也該一起活才是。」 完整文章
文/林怡岑(林小捲) 當接下《我是護理師》推薦序任務時我是感到驚喜的,盼了這麼久終於出現在這領域有人能站出來用文字的方式,讓大家認識並正視「護理師」這份特殊職業。雖然在臨床的我還只是個小螺絲釘,有這份殊榮能為前輩著作寫推薦序,備感萬分榮幸。 完整文章
文/謝明玲、林怡廷 它,小到讓你看不見,卻總是來得快速又無常。在你還沒能反應過來之際,細菌感染,就已帶走你親愛家人或朋友的性命。 一位八十多歲的婦人,因為白內障入院手術。原本家人認為只是小手術,沒想到三天後,奶奶因感染死亡。 另一位七十歲阿伯因高燒到醫學中心急診室,不明原因的細菌感染,在一個星期後,奪走他的生命。 完整文章
文/劉育志、白映俞 林肯總統死後五小時,醫師們就在白宮解剖。悲慟欲絕的林肯夫人要求醫師留下一束林肯頭髮給她做紀念。解剖結果顯示子彈從距離中線一英吋偏左側的後腦勺(枕腦)位置射入並貫穿大腦。林肯左邊大腦受到嚴重的損害,側腦室及硬腦膜下腔皆有出血。 一位醫師在寫給母親的書信中留下這段記錄: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