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菜有心靈嗎?這種問題應該如何討論?

「你怎麼知道植物不會痛?」 ⁡ 很難判斷是不是開玩笑,不過這個問題常用來挑戰動物權支持者: ⁡ 「你支持動物權,所以你盡量吃素,但你怎麼知道菜不會痛?」 ⁡ 青菜沒有感覺是一般人的常識,這個問題直接違反常識,但這也是它的奸巧之處。就像劈頭問你「你怎麼知道自己存在?」一樣,這問題把人強迫拉進哲學脈絡,…

有時候,愛上某人,愛上寫作,甚至連愛一隻鳥,都會讓你陷入必須直面世界的風險

文/強納森・法蘭岑 我念大學四年級時,修了那所大學第一次開設的文學理論研討課,愛上班上最優秀的學生。我們倆都喜歡文學理論讓我們頓覺自己力量強大——這跟現代消費科技類似,我們志得意滿地以為,比起那些還在細讀冗長乏味老派文本的孩子,我們成熟世故得多。基於種種假設性的理由,我們覺得結婚應該滿酷的。我的母親…

【朱家安不要偷懶了】搞懂攻擊模式,便知反擊招式──「霸凌」及衍生案例討論

前言 在上一篇文章〈 「霸凌」與其他惡行的差別〉裡面,我提出我對於霸凌的分析:並不是「針對同一對象的一連串侵犯行為」就叫做霸凌,霸凌是在「結構默許」的情況下展開的欺凌,並且通常被害人不但「言論無力」、「外援困難」,也「難以離開」結構所處的社群。 以上這四個條件,不但是霸凌的常見特徵,也是使得霸凌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