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師父,我的出生是一種找尋不出原因來的錯誤,從解事開始,我就從母親過度的愛和父親過度的期待裡體會出來了。他們似乎不能正視我的存在,竭力以他們的想法塑造我,走上他們認許的正軌。」 哪吒出生的各種異象,彷彿提醒每個嬰孩如此獨一無二,該有自己的成長道路,長成屬於自己的樣子。 完整文章
文/犁客 「當年做的那本電子書根本不會賣啦,哈哈哈;」張惠菁笑著說。 2001年,亞馬遜的Kindle還沒問世、網路書店還沒被連鎖書店的老闆們放在眼裡,但國外許多創作者已經透過不同合作測試新形態的閱讀可能,當時已經出版過短篇小說集和散文集的張惠菁,也與藝術家紅膠囊及歌手楊乃文,合作了一本Flash格式、結合文字、圖像與音樂的電子書《惡魔的夏天》。 完整文章
青春十五十六時,離我已經很遠很遠,但那些深深淺淺的記憶,刻蝕在我心裡好深好深。 那年穿上了綠衣黑裙,下課時總愛貼著窗子看操場上學姐揮刀舞槍的身影,好帥!很自然的,當教官宣布要徵選新隊員時,我歡歡喜喜的報了名,成為北儀的一員。這份緣,一牽一輩子。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