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Yu Shin 前幾天讀完了《厭世女兒》,心中揪成一塊,好像被刺中了。是的是的,我自己心中未解的那塊又被刺穿了,那樣的痛苦與精準,非常驚人。厭世姬無論是作為圖文作家或是散文寫作者,那種專屬於她的精準嘲諷,不因體裁的限制而有差別,更甚至,沒有了圖片,顯現出她對於人性的精準洞察力。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