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去打球、游泳的時候,會有很多國、高中生找我聊天;那些國中生成天在講 A 片講得口沫橫飛,」史作檉笑著說,「但我很清楚,他們的欲望,其實是很純粹很純潔的啊。」 身為一個詩人及中外哲學研究的先行者,史作檉在三十多歲的時候,曾經打算要寫小說。「那時計劃要寫十本,不過後來沒寫那麼多,」史作檉道,「而且奇怪的是,那幾本小說,我都用老年人的角度去寫,彷彿這樣才能把我的想法講清楚。」 完整文章
文/史作檉 序 生與死是包括在整個生命系統中的兩件事,而不是分別存在的兩件事,因此而使得在我們整個生命或經驗過程中,加上了愛情以及它週邊有關的事物,才變得那麼地熱烈而充滿各式各樣不可思議的想像,甚至是激烈而痛苦不已。 歲月過往,四十歲、五十歲、六十歲、七十歲、八十歲,或已八十二歲,卻來寫三十幾歲時所記有關「愛情」感觸一書之自序(即《三月的哲思》),心中之感慨何止千萬! 完整文章
文/史作檉 Photo from Wikipedia 1、自然。 真自然永遠都不是屬人探討中之客觀對象。因人本身業已包含在真自然之內。 一種自然是自然本身(未可全知)。 一種人包含在自然中之屬人之自然(即生命,即創造力)。 一種是人於自然中發揮其創造力而有之因人而有物,即文明(包括對自然以工具、方法、結構,乃至說明、描述、讚頌所表達之自然)。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