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李娟 自從我媽從台灣旅遊回來,可嫌棄我們大陸了,一會兒嫌烏魯木齊太吵,一會兒又嫌紅墩鄉太髒。整天一副「這日子簡直沒法過下去」的模樣。抱怨完畢,換下衣服,立刻投入清理牛圈打掃雞糞的勞動中,毫不含糊。 之後,足足有半年的時間,無論和誰聊天,她老人家總能在第三句或第四句話上成功地把話題引向台灣。 如果對方說:某店的某道菜不錯。 她立刻說:嗨!台灣的什麼什麼那才叫好吃呢! 完整文章
文/黃怡翎、高有智 印象中,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在新聞看見類似的報導,內容大概如下:「某公車司機或客運駕駛在開車途中,突然心肌梗塞或腦中風,在倒下前用盡最後力氣將車子停在安全處,救了乘客的命,在最後一刻堅守崗位,犧牲自己、保護乘客,是個令人感動的英雄。」 完整文章
文/林若寧 採訪納豆的那一天,他剛開完計程車。 配合《一路順風》的電影宣傳,11 月的一個上午,納豆在台北市的信義威秀影城附近載客。 乘客一上車,他問:「嗨,要去哪?」又馬上接著說:「但我不能載你去。」直播鏡頭拍下乘客愕然的表情,對比納豆一臉正經,引人發噱。他就像天生知道怎麼逗人笑。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