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麼知道植物不會痛?」 ⁡ 很難判斷是不是開玩笑,不過這個問題常用來挑戰動物權支持者: ⁡ 「你支持動物權,所以你盡量吃素,但你怎麼知道菜不會痛?」 ⁡ 青菜沒有感覺是一般人的常識,這個問題直接違反常識,但這也是它的奸巧之處。就像劈頭問你「你怎麼知道自己存在?」一樣,這問題把人強迫拉進哲學脈絡,提高知識的門檻,讓人感覺自己似乎真的必須證明植物不會痛,才能安心吃地瓜葉和蘋果。 ⁡ 完整文章
文/李欣倫 十年前的印度之旅在我身體裡留下兩個印記:冥想與素食。我寫的不多,想的倒是不少,漸漸感覺這個世界的所有景觀和物事,全是砥礪思維的磨石,我是讀者,以渺小的血肉之軀,於亙古天地間觀想恆河沙數眾生,默讀遠古智慧:無常與恆常,生與死。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