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張之維、湯子慧 自1995年陳雪出版第一本小說《惡女書》,奠立了她在台灣同志文學的一席地位。逾20年的寫作,也逾20年情感上的碰碰撞撞,與早餐人一度分合,終於在6月3日完成了同性伴侶註記。而她的作品卻已然從同志文學跨度到另一個領域。 完整文章
文/何宛芳 「你覺得她日常生活中做什麼最浪漫? 」我問。 「打蚊子!她每天晚上是負責打蚊子的人,還會說:『對不起我開一下燈』,真的很貼心。我覺得打蚊子是一件很浪漫的事,甚至比買花買巧克力更浪漫。」小貓說。 「書上寫你們家每天都有鮮花,好好喔!」我感嘆。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