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新井一二三 同樣的乾麵,在不同的地方,竟然變身為很不同的料理。我自己,雖然吃清素麵長大,可是嘗過了台灣麵線後,再也不會做清素麵吃。 日本的白麵條,從粗到細,分成烏龍、冷麥、素麵。具體而言,弄成乾麵賣的時候,直徑一點七公釐以上的叫烏龍,一點三公釐以上未滿一點七公釐的則叫冷麥,而不到一點三公釐的才叫素麵。 完整文章
文/上杉孝久 奈良都城的造酒司在遷都至平安京之後,仍然是政府機關中相當重要的役所。就現在來說的話,重要程度可能和財務省差不多吧! 在這裡工作的官人有七十六位,其中負責釀酒的是由六十人構成的「酒部」。一年釀酒量是六百二十四公石,用一升瓶來換算的話,相當於六兩千四百瓶。用來釀酒的米是從山城、大和、河內、和泉、攝津等都城南邊的穀倉地帶取來的。 完整文章
文/口羊 我走了一轉,卻又走回到原地踏步。後來我才發現人類的歷史根本是一個循環,任憑你再神通廣大,也逃不出這個圈圈。終極的癥結不在別處,其實就在人類自己身上,人有佛性,也有魔性,不能同時包容這兩者的典章制度必歸失敗。人間如有一魔,天下不得太平;人間如有一佛,天下同樣不得太平。 ──魔佛岳翎,《少林英雄傳》 少林第一高手方懺大師,竟遭入侵少林寺的殺手暗算,徒留一具無頭屍體。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