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伊勢英子;譯/林真美 今天好怪,從頭到尾什麼都怪。仔細回想,從一早被大M(註:意指家中的大女兒)帶出去散步時就怪怪的了。 如果是平常,當我想從柵欄衝出去時,她一定會使盡全力將我拉住,如果我還一股腦的想要向前跑,她就會用力踏地,要我站到她的旁邊,可是,今天早上卻不是這麼一回事。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