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裴凡強
心血來潮學俄文,因緣際會去俄國,以俄文訪問過前蘇聯主席、史達林曾孫與喬治亞前總統等等大人物,目前在似遠實近的中國失土俄國領土海參崴工作,希望能將「俄行俄狀」的人我生活化為文字分享給讀者。

讀過小說《野性的呼喚》(The Call of the Wild)嗎?看過電影《冰狗任務》(Snow Dogs)嗎?兩個故事的背景雖然相隔百年,但是其中的共通點就是哈士奇(Husky)犬,也因為這種狗,讓小說與電影愈發地深入人心。

說起哈士奇,在亞熱帶的臺灣也是一種相當熱門的伴侶動物。但是因其體毛所具有的特殊保暖防寒功能,所以一到了又濕又熱的臺灣,對牠們來說就彷彿炎夏季節時穿上了大衣;每當溽暑時分,只見狗狗們的舌頭老是吐出來散熱,看起來牠們等待的是低溫特報,冷鋒來襲,最好是「酷斯拉級」寒流報到,否則把毛剃光了也涼爽不到哪兒去。

哈士奇是一種能在西伯利亞地區生存的狗,個性溫馴忠心,特性吃苦耐寒,習性活潑好動,就因為以上三點,再加上牠們在冰天雪地奔跑的本領,使牠們成為生活在極地世界裡,人類在運輸上的好幫手。當然,我們印象中的耶誕老公公可是坐著麋鹿拉的雪橇載著大家的禮物翩然而至的,不過狗狗親人的天性,還有與飼主間的親暱互動,應該是任何生物難以望其項背的!

【裴凡強的人我生活】帶我奔向未來吧,哈士奇!

沒錯,在今日,冰上摩托車以及其他日新月異的交通工具絕對可以跑得比哈士奇以及麋鹿更快更平穩,不過,那些畢竟還是冷冰冰的機械,當你位於舉目四望無垠無際的白色世界裡,在零下酷寒的路途中,稍事喘息之時,有一群夥伴口中吐出陣陣白煙圍繞著你,縱使「千山鳥飛絕,萬徑人蹤滅」,依然足以讓人打從心底油然而生出溫暖的窩心之感。

儘管如此,雪橇犬與麋鹿依舊日漸被其他機械所取代。不過,還是有許多人念念不忘這些「有溫度的」工作夥伴,以及牠們雪地療癒的可愛模樣。特別是雪橇犬哈士奇,儘管牠們在運輸上的的重要性已經被許多人用其他交通工具取代,但是衍生而出的各種極地競賽,則是許多寒帶地區的盛事,1932年在靜湖(Lake Placid)以及1952年在奧斯陸的冬季奧運上,更兩度為正式比賽項目。

在俄羅斯,當然也不例外。而且,俄國人還把「哈士奇狗狗拉雪橇」,轉化成適合各年齡層的軟性活動。

海參崴附近有一個小鎮,叫作伏羅洛夫卡「Frolovka」,那邊有一對夫妻,丈夫叫阿列克,妻子叫伊蓮娜,經營一座小牧場,他們的動物除了馬兒、山羊以外,數量最多的是──哈士奇。

【裴凡強的人我生活】帶我奔向未來吧,哈士奇!

二、三十隻的哈士奇除了是他們的寵物之外,也創造了他們的副業,在下雪的日子裡,當農場裡也沒有什麼事的時候,總會有來自世界各地讓他們應接不暇的客人,不畏霜雪,來到這個小鎮,為的就是嘗試搭乘可愛又憨厚的哈士奇所拉的雪橇。

在重頭戲開始之前,伊蓮娜會先介紹自己的各種動物與客人認識。他們會先讓山羊出來與伊蓮娜來段舞蹈,然後讓客人摸摸馬兒,阿列克則忙著準備雪橇,並且挑選等等「出冰狗任務」的狗狗,通常是六到八隻不等,不過對於未雀屏中選的狗狗來說,悶在「狗窩」大半天了,眼巴巴地看著「別狗」出去蹓躂,還可以討主人客人摸摸,端的是「群情激憤」!

然而,相較於前一陣子在中國大陸也出現的娛樂用途雪橇犬,疑似工作過於疲憊遭到虐待一事,我們還是看得出來,俄國人不是只把狗狗當成搖錢樹,不重視「狗權」,所以才有那麼多後備狗狗,讓主人隨時可以喊「TIME OUT」!

【裴凡強的人我生活】帶我奔向未來吧,哈士奇!

在阿列克講解了如何駕馭雪橇的小技巧,然後把一隻隻狗狗都套進牽繩之後,我終於忐忑地上了雪橇,在一條沒有車輛干擾的路上,當雪橇終於被雪橇犬拉動的那一刻,這樣的感覺是跟第一次催動油門大異其趣的,前方拉著你奔跑的是有生命、有感情、有個性的動物,並非隨你催動油門而任意驅馳的引擎,而當你正享受著眼前白色雪景,因狗狗時速約三十公里的速度移動變換之時,一個不小心,等到發現過彎太快之時,自己已經摔進雪堆中,但是當自己一坐起來,卻發現相識未深的狗狗並未拉著沒有乘客的雪橇揚長而去,反而溫柔地望著你,好像關心地詢問你「沒事吧?」直到你抖抖身上的白雪,再次爬上雪橇,鬆開剎車,牠們才再度馳騁起來。

如果十年修得同船渡,那麼拉著我的雪橇犬與我在前世,應該也有著很深的緣份吧!

※專欄內容為作家個人創作,不代表本站立場

裴凡強的人我生活

延伸閱讀:

野性的呼喚》超好看的!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