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奈傑爾・沃伯頓;譯/吳妍儀 如果你能夠時光旅行回到一九四五年,到巴黎一間名為雙叟的咖啡館,你會發現自己坐在一個雙目圓瞪的矮小男人附近。他一邊抽菸斗,一邊在一本筆記本裡寫字。這個男人是沙特[1],最知名的存在主義哲學家,也是小說家、劇作家與傳記家。他大半輩子都住在各家旅館裡,在咖啡館寫下大部分的作品。他看起來不像領導特殊潮流的人物,但幾年之內,他將變成那樣的人。 完整文章
Readmoo讀墨的程式可以讓大家在使用瀏覽器或手機閱讀時,透過系統語音朗讀書籍內容──就是召喚Google小姐或Siri幫大家唸書的意思。如果兩隻手都在忙、眼睛得看著別處的時候想要聽聽書,這個朗讀功能其實很好用。 也有越來越多出版社自己做了有聲書。 完整文章
一、每回過年我都一定要那個!(哪個?) 我今年一直被稿追著跑,感覺有點機車,希望過年能寫完20個稿子,讓接下來輕鬆一點。(不可能做到ㄉ) 二、看馬趕羊(回顧和前瞻是不會講喔?) 馬年:我嘗試以哲學人身份進入公共討論,感謝大家的關注和照顧,我會繼續加油。 羊年:希望世界變得更自由,更少人基於信仰、價值觀和民族情感去壓迫其他人。希望文言文退出國高中必修。 完整文章
文/奈傑爾.沃伯頓(Nigel Warburton) 你聽到鬧鈴響了,把鬧鐘關掉,爬下床去著裝,吃了早餐,準備好面對今天。但接著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你醒了過來,發現那只是一場夢。你在夢中是醒的,過著生活,但現實中你還蜷縮在鴨絨被底下熟睡。如果你有過這種經驗,就會知道我的意思。這種夢通常叫做「假清醒」,顯得很逼真。法國哲學家笛卡兒(René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