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懂得比自己以為得少,這某意義上是知識分工的正常結果,但會在一些地方讓人做出爛判斷,在《知識的假象》裡,認知科學家斯洛曼(Steven Sloman)和芬恩巴赫(Philip Fernbach)說明哪些方法可以幫我們舒緩這些問題。這本書容易讀,大部分篇幅都在描述平鋪直述的心理學實驗,就算通勤中無法全神貫注也能讀得順暢。不過需要偶爾停下來注意一下作者介紹目前這個實驗是為了證明什麼東西。 完整文章
文/朱家安原載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我接觸過許多熱情的老師(及家長),他們希望自己能帶學生進行哲學討論,增加學生的理解和思考力。但這些老師往往對自己的能力和反應沒有自信。他們害怕自己無法回應學生天外飛來一筆的回答、擔心不同意見的學生吵起來,也憂慮自己帶討論最後會變成沒中心的發散閒談。 這些擔憂很合理,不過解決方案是存在的。 這篇文章是我替《影響孩子一生的慢思妙答》寫的導讀: 完整文章
德國科隆國籍哲學節本來邀請哲學家彼得‧辛格(Peter Singer)演講,結果臨時取消。根據國內媒體「歐陸哲學訊息」報導,這是由於辛格上個月受瑞士《新蘇黎世報》訪問時發表的爭議言論: 在該採訪中,彼得‧辛格表示:「胚胎沒有生命權,當人們不想要一個具有會導致嚴重殘疾基因的小孩時,對於生命權的否定,並不是錯的。」當被問到:在失火的房子中,他會傾向拯救 200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