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蘇珊.佛沃、唐娜‧費瑟 毫無悔意地持續說謊是他們的本性 有隻青蛙打算從河的這頭游到對岸,就在牠準備跳水之際,蠍子從旁邊經過,請求青蛙背牠過河。我們都知道,蠍子是不會游泳的。「我才不幹!」青蛙說:「假如我讓你騎到背上,一定會倒大楣。等我們游到對岸,你就會過河拆橋,拿刺螫我,我必死無疑。」 「我以人格向你保證,絕不會過河拆橋。」蠍子鄭重宣示,「我真的有事要到對岸去,我會心懷感恩的。」 完整文章
文/黃惠萱 ◎母親的「妳」,成為女兒的「我」 「我可以不要再談我媽了嗎?為什麼我花錢來治療,卻一直在談她?」 聽到個案這麼說時,我總是輕輕點頭,表示支持,並在心裡苦笑,想著:「不談母親很簡單,困難的是談自己時,卻發現每一處都有母親留下的痕跡。」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