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廖雲章 二○○七年冬天,我開始學越南語,隔年前往西貢念書時,程度仍停留在一到十還唸得不太標準、複合子音還沒完全學完的階段,越來越發現自己其實沒有語言天分。可是我從不缺課,連遲到十分鐘都會膽顫心驚,並不是因為多麼熱愛學習語言,因為這堂課上,總能聽到許多越南文化的弦外之音,這些傳說流言是我每個週末早起上課的原動力。有故事,語言才有吸引力。 越南文難不難? 完整文章
文╱韓東日 2014 年 11 月的某一天,我接到一通來自全州松川情報通信學校相關人士的電話。這個陌生的學校是全州的少年輔育院。透過讀書接力的活動,全校師生與職員都讀了我所寫的《即使如此仍有權做夢》一書,後來他們把少年輔育院的學生們寫給我的信與讀書心得收集起來,並拜託我到校演講。讀了我尚且不足與羞澀的文章之後仍說想要見我,我懷抱感激的心情一口答應要拜訪那個地方。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