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愛麗絲 「就是靈光一閃想到的,之後的篇章選擇,也是依照最初內心的震動,」寫作四十年,郭強生出版精選集《甜蜜與卑微》時,腦海中浮現的書名,來自王爾德所說:「我們都活在陰溝裡,但仍有人仰望繁星。」這樣的甜蜜與卑微,彷彿貫串郭強生過往生活、美學的一切。 完整文章
文╱達瑞 寄出 ──首發車有感 或許是最後的了, 時光輕盈地抵達前額 關於尚未前往和必須前往 的名姓與住址,生命 是一首徹夜完稿的詩 在光之車廂裡,如夢 蜿蜒。下一站 的風景,被提前想起了 上一站的寓意仍尾隨而至 窗外或晴或雨,或許 可以是最後的日常 彼此互換座位與眼神 在某個站台,神秘地道別 突然有人就哭了 突然有人聽見昨日的回聲, 時間前行,我們是陸續 寄往城市的匿名信,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