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寇延丁 「我不是一個人。」 貓代表很喜歡這句話,後面跟著「我身後還有幾十、上百人的團隊」──或抑揚或平淡,或意味深長,在不同情境下說了很多遍。 此時用到,將「我不是一個人」重新斷句單獨使用──這是三個代表的身分定義。 你不是一個人。你是一個機器──一個碾壓我的機器。或者說,是碾壓我的機器中的組成部分。 完整文章
文/ 寇延丁 更可怕的是自我審查自我監禁。 不僅是自我審查自我監禁把自己變成了恐懼的囚徒, 也成了審查他人監禁他人的看守。 最可怕的不是被抓被審,也不是那些屈辱,而是自我囚禁。 就算整個世界都被恐懼扭曲變為牢籠, 也不能甘於恐懼、並自我囚禁。 我曾經用一本書的篇幅解讀恐懼,《敵人是怎樣煉成的》講過的跳過不表,只說獲釋之後。 完整文章
文/臥斧 初讀短篇集《陀螺儀》,或許會覺得不怎麼「伊坂幸太郎」。 二○○○年以《奧杜邦的祈禱》出道,伊坂幸太郎出版過許多風格多變的作品,做過許多有趣的出版實驗。伊坂的作品大多包含嚴肅議題,但以輕鬆幽默的角色及節奏明快的情節包裹,是故讀來非但沒有沉滯感覺,反倒有種充滿娛樂效果的暢快;伊坂經常使用的時空錯置剪接方式、多線進行敘事技法,也常會在閱讀過程當中不斷製造驚奇效果。 完整文章
「攵」(音撲)這個部首恐怕認識的人不多了,但它其實是漢字體系裡很重要的組字元件。 一般字典裡收有「攵」部件的字至少上百個,如果收字量全面一點的字典,罕用字加起來甚至會到三百字以上。 如果你看「攵」的形狀長得像注音ㄅㄆㄇ的「ㄆ」,那你還真沒猜錯,注音「ㄆ」正是因「攵」而成立的。當年章太炎在設計注音字母(即注音符號前身)的時候,就是以「攵」的字型和發音來做「ㄆ」的原型。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