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價銷售制是一帖藥,但藥效跟你想像的相反。它救不了小書店,反而使大連鎖系統獲得更多利益,並且讓經銷商遭受重創,不信你去看看韓國實施以後的現況。 它沒辦法保護出版的多樣性讓書種更多元,最讓人訝異的例子就是號稱定價制模範生的德國和法國,他們這幾年的書種數全是下滑的。德國從九萬六千種減到八萬二千種,法國從六萬三千減到四萬一千種。相反的廢除定價制的英國則從十二萬種增加到十八萬種。(相關報導) 完整文章
編譯/陳慧敏 每年送入焚化爐或掩埋場的廢棄圖書,多不勝數,但是難道它們就沒其他可能的去處?即使是已開發的英國,貧困偏鄉的識字率問題也是社會一大隱憂,現在,Re-Read 社會企業就是希望利用這些即將報廢的圖書,給偏鄉的孩子,一個新的機會。 英國《約克夏時報》報導,Re-Read 創辦人麥克勞福林(Jim 完整文章
不知道是巧合或必然,東西方圖書發展史上都有一段卷軸時期。文字記錄在黏成長條的紙片或絹帛上,然後一端黏上木軸,把整個長條捲成一綑。 卷軸雖然早已在我們的圖書製造史上消失,但「卷」作為原始通行的圖書計算單位,仍然在當代好好地活著,你經常會在許多書的目次頁看到第一卷、第二卷這樣的篇章模式。(題外話,人類是很念舊的,汽車也是一個例子,我們雖然不再用馬拉車了,但仍然用馬力指稱引擎的輸出功率。)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