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福田恆存(評論家) 戰後,坂口安吾曾經在《近代文學》上發表過一篇屬於南蠻文學(註:室町末期到江戶初期的宗教文學)的作品,之後昭和二十一年,《新潮》雜誌四月號再度出現他的文章〈墮落論〉,緊接著六月號又刊載了他的〈白癡〉,就這樣坂口安吾逐步成為戰後文學的代表性作家。這裡所收集的作品全都是和〈白癡〉同時期的創作。 完整文章
編譯/暮琳 王爾德這麼形容苦艾酒:「喝下一杯,世界變成你夢想中的樣子。第二杯下肚,事物盡失全貌。最後,你將能看清萬物的真相,而這是世界上最可怕的事」。 人們總想像作家的髮膚之下流的不是血,而是幽深濃稠的墨,然而更多時候,諸墨客真正的信仰不是墨水,而是酒精。藝術家依賴酒精將痛苦與乏味拔除,進而藉由酒創造的微醺於盡失全貌的萬物之中探究現實之上的真實、道理之中的真理,與正常之下的非常。 完整文章
文/Yvette 說起來買這本書純屬意外。你看看這書名,想都不用想,波斯菊花海中還能有什麼?!當然是屍體啊!《HQ 事件的真相》不就這樣嗎?本來想種繡球花的,挖一挖就冒出失蹤多年的少女骨骸了。如果不是屍體,那就是潛伏於人心中的魔鬼之類的,看看坂口安吾的名作《盛開的櫻花林下》,為了取悅新歡而殺了舊愛,多驚悚呀!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