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方念萱 科技對女性而言,是把雙面刃,他們改變了女性回應暴力的方式,但是他們也改變了女性經驗暴力的方式。過往發生在家裡或是在市街上的、施加在女性身上的暴力,現在以一種嶄新的形式在線上發生,女性在那兒成了虛擬跟蹤、肉搜的受害者。 台灣針對報復式色情的專題報導中,受訪的 NGO 完整文章
文/齊克果 我剛從一場派對回來,我是派對上的活力與靈魂:我字字珠璣,人人都因此歡笑,崇敬我──但我走開,我在這篇日記裡確實需要用到如地球軌道一般長的破折號──我想一槍斃了自己。 一八三六年 去死吧,我什麼都可以切割,就是切割不了自己;我連睡夢中都忘不了自己。 一八三六年 很多人走到了生命的盡頭還像是個小學生;他們抄數學課本的解答以欺騙老師,懶得替自己求答案。 一八三七年一月十七日 完整文章
文/Alison 人們容易被表面光鮮亮麗的東西所吸引,那份美好總能引起內心的悸動與憧憬。可是如果外表完美的事物實際上剝開一看,裡面藏污納垢流淌著令人噁心的黑暗,那麼大家會隨即棄之敝屣嗎?事實的證明不然,越是這樣反差的衝突反倒越是引人矚目,更想一探究竟,這是人性使然。 而岩窟姬就是這麼一個故事。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