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夏夏 一進門,看到父親坐在餐桌前翻閱報紙,他抬頭看我,指了指放在旁邊的一頁說,這上面有妳寫的。 怎麼可能,我說。 我這樣說,是覺得他不可能記得,因為他失智了。這也是我以為從此可以脫離父母過著獨立生活,卻在有一天又重新開始和父親住在一起,一面回味著童年時的生活的原因。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2022(!)年之後,消防員的工作不是滅火,而是「打火」,收到通報,引火燒掉窩藏書籍的住家,逮捕私藏犯。 然而,一天打火員蒙塔格在一起任務中目睹了一位「殉書」的老婦人,於熊熊大火中焚身的景象,她堅定不移的神態震撼了他。 同時蒙塔格的心因一個在街上偶遇的鄰居女孩,而開了一道縫隙。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這世界上並不「真的」所有的孩子都可愛,也不「真的」你再有修養都能忍受那些處處想要惹毛你的孩子(是啦,他們不是故意的)。 你能說一個不斷地在課堂上打開課桌蓋,把文具和課本取出來、放進去的小女孩,「真的」是一個好孩子嗎? 你能說一個錢包掉到糞坑,拿個長柄灑水杓把所有的排泄物撈上來,弄得臭氣熏天的小女孩,「真的」是一個好孩子嗎? 完整文章
文/暮琳 「沉舟」兩字看似負面悲傷,用以形容背水一戰的「破釜沉舟」卻有殺出新生之感。詩人夏夏在聽聞台灣野生魚類消失的景況後,推想若是魚類消失在地球上,未來該如何向後代子孫解釋字典中的「魚」字才好?有感於中文字許多部首出於自然,現今社會與自然的連結卻愈發薄弱,她發起籌備《沉舟記》一書的計畫,在記錄消逝之物的同時,也擁抱對新生的期許。 完整文章
文/曾柏文 青鳥書店大概是台灣第一家有自己主題曲的書店?在書店開幕晚會初次聽到派西絲的現場演唱,很好聽、療癒。 從過去經營閱樂書店到開創青鳥,蔡瑞珊與張鐵志(閱樂總顧問)越走越清晰的,是一種對「書店」的不同想像──從傳統上,一種「存放展示書籍,供讀者購買的實體場所」,轉而強調書店作為為「文化符號聚合、互動的空間節點」。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