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謝碩元 「跟我上樓,好嗎?我爸媽現在不在家……」 范妮莎喝得相當醉,口中吐出的酒氣混合身體香水的味道撲鼻而來。她拉著我的手左右晃動,胸前深V的洋裝裡,藏不住的春光隨波蕩漾。 我與她四目相望,滿心掙扎。 早晨的臺北街頭,陽光普照。她家樓下豪華的大門前,剛好是鬧區,車子的引擎聲與喇叭聲在我耳後轟鳴著。這些聲響縱然巨大,對現在的我來說卻變成了背景,我彷彿已經超脫知覺範圍。 完整文章
文/侯力元 常見的日劇結尾處理方式,就是讓大家一起喝一杯:不管是通力解決刑事案件的前輩後輩;還是與客戶簽訂商業契約的上司下屬;決定要試著在一起的青年男女,到了一集的最後,這些重要角色聚集在霓虹璀璨的繁華街上,相偕走進一間老闆親切迎上前來招呼的熟店。警探片出現燒鳥店的機率比較高;商業片大多是去 Snack 完整文章
英國大文豪狄更斯(Charles Dickens,1812-1870)在經典名著《雙城記》(A Tale of Two Cities)的開場寫道: 「這是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 這是智慧的時代,也是愚蠢的時代; 這是篤信的時代,也是疑慮的時代; 這是光明的季節,也是黑暗的季節; 這是希望的春天,也是絕望的冬天; 我們什麼都有,也什麼都沒有; 我們全都會上天堂,也全都會下地獄。」 完整文章
文/王健宇 曾有一位年約四十的女病患跑來找我,是第一次看診。她一坐下就告訴我,她的血液裡有細菌,要求驗血。她雖然有在別的醫院長期看身心科,但是「血液裡有細菌」這件事,為何不在身心科處理? 「身心科醫師不是這方面專科啊。」她腦袋很清楚,知道這得找別的醫師處理。在她要求下,我還是幫她做了基本驗血,她要求更多進一步的檢查,我說那些得自費。「我有健保,為何要自費?」她不以為然回答我。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