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沈眠 小說是虛構的技藝,但為什麼有人要在小說裡加入真實事件?寫了真實事件,怎麼還能算是「小說」?換個角度看,虛構的時候,就完全不會用到真實事件嗎?或者,虛構的小說,就會和「真實」沒有關係嗎?《女神自助餐》作者劉芷妤,和「碎夢三部曲」作者臥斧,於2020年7月18日午後在讀字書店,以「你寫的是小說?還是真人實事?」展開了深切的討論。 沒有完全的真實,也沒有完全的虛構 完整文章
或許因為武漢肺炎疫情之故,這回暢銷榜中,小說數量很多,畢竟小說最大最明顯的功能,就可以解悶。 有趣的是,這些進榜小說樣貌各異,並未集中在某種特定類型,有講職場的,有講犯罪的,有顯出創作者不同創作年代心境及思緒流轉的,有顯示創作在超過三十年前就已洞燭機先預言未來的,有被一堆文學大師視為老師的經典作品,就算是以同樣議題統整、舉辦閱讀馬拉松的各式作品,也有各自不同的動人。 完整文章
Readmoo讀者支持的、來自世界各國知名學者的重量級歷史專論很多,但有一本由台灣本土作者撰寫、相對輕簡的歷史「散文」,長年佔著暢銷榜和閱讀榜的名次;沒讀過時會讓人覺得意外,一讀就會覺得這書會賣是理所當然。 因為作者講的不是「歷史」,而是「故事」,那些歷史人物全成了有血有肉的角色,有的長得不錯有的腦子不差,沒那麼多憂國憂民或胸懷大志,就是和你我一樣在世上生活呼吸試著活得開心一點的人。 完整文章
文/劉芷妤 整場同學會,茉莉都非常緊繃。 她全身緊繃地等著那人出現;那人出現後,她全身緊繃地用餘光留意那人現在走到哪裡、和誰說著話、離自己有多遠。茉莉感覺隨著那人移動位置、與自己的相對方位改變,她「面向」那人的某塊皮膚就會跟著繃緊、戒備,對應著她臉上的笑容,總有某一塊不夠完美地發僵,脆硬而軟弱。 完整文章
文/愛麗絲 「夢想其實是戰地記者耶!我到現在還是覺得,應該要在戰壕裡,一邊閃飛過來的砲彈,一邊現場播報戰況,或是遞麥給旁邊頭在流血的傷兵,問他『現在感覺怎麼樣?』⋯⋯然後就在網路上被罵翻!」《女神自助餐》的作者劉芷妤開玩笑地談起自己的夢想。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在街上看到女子,男子推推身旁朋友說「那個好恐龍」,告誡自己相熟的女生「妳不要沒化妝就跑出去嚇人」。讀到女子遭遇各式騷擾的新聞,男子推推身旁朋友說「女生出去就是自己要小心嘛」,告誡自己相熟的女生「妳不要穿這樣出去我是為妳好」。 完整文章
什麼東西都不能傷害她的女兒,連女兒自己也一樣!……本書情節並非純屬虛構如有雷同,我很遺憾 ★〈火車做夢〉入選《九歌108年小說選》!★收錄網路熱傳#MeToo驚悚小說〈同學會〉! 「哭了會被當成女人的,會真的被當成女人的,要是被當成『那種』女人,從此就真的不會有人肯好好聽我說話,不會有人相信我的害怕與擔憂,是真的。」 完整文章